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绿色企业与科技产品监测平台 > 绿色选择联盟企业救助四川地震灾区 > 最新报道

通信设备商灾区力保通讯畅通

  全球化不仅成就了跨国公司的业绩,也促使其在重大灾难时发挥更多作用。

  中国四川危难之际,跨国公司们行动迅速、理性,甚至奋不顾身。

  他们正越来越多地与多灾多难的中国站在一起。

  文|CBN记者 张晶 徐涛 昝慧昉 王雅 王泓超 高宇雷 金晶 蒋洁 薛华 肖可

  5月13日凌晨4点,杨曦被公司电话惊醒。

她匆忙洗漱过后,随便抓了两件衣服就赶往公司,任务的紧急程度从老板的口气便可想而知。6小时过后,这位24岁的爱立信成都分公司项目经理已经和她的同事在赶往汶川灾区的成绵公路上,接替首批救援同事以保证通讯畅通。

  作为中国移动最主要的设备供应商之一,地震发生当天下午,爱立信立即成立由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Mats H Olsson)为首的“四川抗震应急领导小组”, 赶到四川移动网管中心,全力协助运营商开展四川地区的通信维护及重建工作。地震不仅震毁诸多基站,而且使灾后话务量激增10倍,信道严重阻塞。

  当天,爱立信的工程师们和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通宵值守。5月12日晚10时左右,他们的工作使得除成都外的地市都能够打通电话,但还未达到正常水平。5月13日凌晨5时,爱立信设备恢复了49%。

  杨曦和她的同事就是来接替第一批日夜未眠的工作人员。虽然在路上就被告知目的地的危险,但当她到达机房时还是惊呆了。机房没有倒塌,但是屋顶已经空了,部分吊顶悬在空中摇摇欲坠。他们的合作伙伴,中国移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的第一件事项就是:工作别忘了听指挥,听到命令就赶紧往外跑。这没有半点夸张之嫌。工作中放下器件就往外狂奔的情形,杨曦每天都要经历两三次。

  杨曦和爱立信是这次灾难的理性建设力量——跨国公司和公司人的一个缩影。他们用技能、物资和设备渗透到救灾系统中。他们相信,金钱资助只是援助的一部分,必须寻求更理性和建设意义的救助方法。

  第一时间,打破常规,迅速行动

  5月12日,正在工作的BP中国区总裁德开瑞“感觉心脏有点问题”,很快他就得知原因是四川发生了地震。他决定立刻启动BP应急委员会程序制定援助计划。他对BP中国传播总监赵元恒说:“放心,Michael,如果美国那边批准速度慢,我用我的特别权力批准。”

  特事特办普遍出现在跨国公司救灾举动中。在飞利浦,动用100万元以上资金的正常程序至少需要几周,但是从得知发生地震到公司作出捐款200万元决策只用了30小时。

  这些跨国公司的反应如此迅速,来源于中国乃至全球高管对于此事打破常规的推动。一般来说,BP所有捐助都要通过BP基金会,为了加快速度,12日下午5点前,BP中国区副总裁任亚芬写邮件给BP基金会常务主任Brian Dinges。Brian Dinges正常应该在到公司之后才能开始处理事务,然而任亚芬顾不了那么多,一个电话直接叫醒了熟睡中的Brian Dinges,在看完邮件之后,这位基金会主任立刻越过了平时的复杂程序直接启用“爱心奉献1+1计划”,给全球分公司发邮?件。

  杜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同样在地震当天就已经将地震情况上报给亚太区管理层。地震第二天,公司副总裁李青上班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处理赈灾计划事宜,仅用短短半小时便和杜邦高层迅速规划出一个援助方案。晚上8点便跟业务部最终确认了捐赠物资并发往灾区各地。

  除了高管的有效统筹和推动之外,在另外一些跨国公司里,常设救灾机制发挥了及时作用。通用电气(GE)就是如此。

  GE基金会是公司内部对全球范围内重大灾难的检测和反应机制。它曾在印尼海啸、美国飓风时第一时间给当地员工及灾民以及时救助。GE基金会得知汶川地震消息后和GE中国连夜协作,于5月14日凌晨就确立了详细的援助计划。

  在这份由现金和设备组成的捐助计划中,大约1000万元现金捐赠给红十字会,另外是价值400万元的急需设备。在GE基金会对抗全球灾难的经验中,药品、食品和水是第一急需的,其次是医疗设备、水处理设备和照明设备等,这恰好是GE自己的产品。

  为了节省时间和效率。GE在北京和无锡的生产基地迅速清点医疗设备等的库存,两天后的傍晚就将设备运送到灾区。其中水处理设备也紧急联系从国外进?口。

  爱立信同时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设备提供商。汶川地震毁损了两家运营商的基站设备。爱立信第一时间送出的基站控制器为灾区恢复通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截至5月16日,像杨曦一样“抓起衣服就走”的技术人员已经输送了111名。

  不为外界所知的是,他们要在各种惨状中集中精力工作,并做好随时狂奔逃生的准备。而恐惧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会到来得更猛烈。

  杨曦和同事们收工后才意识到地震让所有的饭馆不可能开业,而宾馆也都拒绝接收顾客。整个城市黑灯瞎火。爱立信的员工们只好回到送他们来的大巴上,和衣睡下将就。

  但大家没多久就被冻醒了。只能都找部队的士兵借来军大衣御寒,以此坚持到第二天清晨重新开始工作。

  他们的工作原则是,立刻赶往最需要支持的地方。于是5月15日中午,杨曦的一些同事开始赶往北川等灾情更严重的地方。在通往广元的道路被打通之后,杨曦又马不停蹄赶往广元。在去广元之前她吃到了第一顿盒饭,之前就靠方便面和矿泉水充饥。

  白天的烈日开始让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去往广元青川修复基站的同事开始和杨曦失去联络。信号很不稳定,时通时断。通过为数不多的几个电话,杨曦知道她的同事在青川吃得更少,工作得更久。在他们工作的楼下,已经摆满了简易的棺材。

  在广元,杨曦露天工作。晚上休息在一个帐篷中,枕在沙石上。不过这比起灾民们要幸运很多了,她这样安慰自己。她已经不那么恐慌,虽然关于死亡数目及惨状的传闻和余震的预警还会让她胆颤心惊,不过她已开始逐渐适应。在电话中,她的声音很镇静也很乐观。

  “地震之后我们都会有心理创伤,但只要调整好心态就好。”她说。她在帐篷中工作时会看到一些群众自发做些粥和面免费发送给没有吃喝的人们。还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卖苹果的农民。“多少钱?”她开心地跑过去买,因为在饥一顿饱一顿之后,苹果实在是美味佳肴。“两块钱。”看到杨曦诧异的表情,那个农民说:“放心,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提高价格的。”

  “我们不想比多少,只想给他们最需要”

  大多数跨国公司都以公司名义提供了现金捐助。同时他们在寻求更加建设性的援助方式。在福特汽车公司,全球的员工都可通过信用卡在特定的网站自发捐款,而福特基金将根据员工捐赠金额提供最高50万元人民币的等额捐助,并且负责全部的信用卡手续费。

  除此之外,跨国公司们更专注于结合实际情况,将自己特长的产品和技术送往灾区。水、食物和药品是灾后急需物品之一。百事在成都的团队在5月13日深夜将6万瓶饮料和6万袋食品以及太阳伞等物资送抵都江堰聚源中学和都江堰工商技术学院,帮助受灾学生在大雨中度过难关。宜家从全国各地的供应商处紧急采购了1万床棉被,在5月16日全部到达灾区。

  金佰利公司在得知灾区急缺止血绷带后,紧急调动成都贮存的大量卫生巾,这些卫生巾里面最能吸收液体的部分,非常适合被拆出来作为止血绷带使用。(实际上,卫生巾最早就是由一名在一战战场上的护士用止血绷带发明的。)此外,200箱舒洁牌消毒湿纸巾也被送往北川。

  其中还有些跨国公司创造性地使用自己的产品以满足需求。比如宜家决定将资金花在灾后儿童家园和心灵重建的项目中。他们借助自己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长期合作关系,已经在着手提供资金,和儿童基金会一起联系商务部、民政部如何帮助儿童重建家园,并开展心理和医疗辅导项目。宜家根据确定下来的项目投入资金。“我们的原则是,将资源花在最高效率的地方。”宜家中国公关总监许丽德说。

  汽车制造商克莱斯勒公司相信,灾后人性心灵重建比家园重建更棘手。在考虑了灾区的需求之后,从13日开始,他们着手组织心理诊疗师,然而这并非一件容易的工作。国内目前真正提供过重大灾害心理诊疗的人几乎没有,而国外之前有过心理诊疗师回来之后自己崩溃的例子。为了稳妥起见,克莱斯勒4名来自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师志愿者飞往成都,克莱斯勒在成都用最好的越野车将他们送往灾区以实验救助工作。

  为了有效的提供援助,跨国公司间也出现了技巧性地联合救助的例子:中外运敦豪(DHL)甘当搬运工,它的客户麦当劳提供食物,为了使送粮之行更迅速,他们游说红十字会成员加入运送小组,充当通行灾区的绿灯。

  5月14日,DHL成都分公司作业支持经理杨睿接到麦当劳成都分公司营销总监的电话,得知麦当劳想运送一批2000份的食品到地震灾区都江堰市浦阳镇,但苦于没有运输工具。DHL立刻答应为麦当劳免费送达灾区。此后他们一直协同作战为灾区运送物资。

  进入灾区的车辆如果没有红十字会的介绍信和相关证明便不能通行,于是DHL和麦当劳联合游说四川省红十字会,让其派出工作人员以及志愿者随行,以便一路畅通。很快三家各占1/3左右的物资运送小组开始高效运转起来。

  5月15日上午中外运敦豪派出的7辆运送车辆开始出发,一路上车辆只能走走停停,因为从城区到浦阳镇的路已经破损。浦阳镇的大部分房屋已经倒塌,人们都住在帐篷里,但是很有秩序。由于当地规定不是专门的救援人员不能在当地逗留太久,运送小组只能不停往返于成都和浦阳之间。

  再积极一些、再有效一些

  在以往针对中国市场的社会责任举动中,跨国公司一向非常低调,并且总是和全球的慈善计划相配合。从SARS、去年的雪灾到今年的地震,跨国公司公益行动经历了一个转变,这和跨国公司对中国市场的渗透,以及中国市场地位逐渐跃升密不可分。

  从进入中国市场就非常低调的重型机械制造商卡特彼勒公司在这次灾后反应却非常迅速。

  “对不起,我不能再说了,我想抓紧调试这些设备比接受采访更重要。”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卡特彼勒西南区经销商易初明通总经理黄群正指挥着从全国各地而来的数十名调试人员。她一边接受采访,一边朝电话那头闹哄哄的办公室发布指示,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家财富500强制造商在5月12日就从国外和国内其他市场调集设备,并联合其西南市场经销商易初明通实施救助。当天上午,在成都的10台设备,包括挖掘机、发电机组和载满食物的推挖装载设备迅速被发往都江堰灾区。另外12台从国内其他经销商处调来,按照各个灾区的需求不同,分别为50万元、80万元和200万元的设备配比。

  在这次地震之前,跨国公司不仅相对低调,而且捐助方式也相对单一。更加理性、更加系统的捐助方式已从这次震后现出蓬勃兴起的迹象。

  2003年SARS期间,诺华公司的捐款就非常低调,只是向北京市的一线医院捐赠了120万元,向17位殉职的医务工作者家庭分别捐赠了1万元慰问金。而这次则提供了灾区相当的急需药品。

  SARS期间杜邦向卫生部提供100万元捐款,由卫生部来购买衣料防护设备。而这次灾难中,杜邦不仅提供物资,救助形式还体现在对灾情的持续关注中给予必要捐助。

  灾后4天,杜邦向地震灾区紧急捐赠了20000付专业防切割手套和3500套救援特种防护服之后,又从美国调运了救灾最急缺的医护基础物资——14433箱共计超过288万片杜邦RelyOn抗菌擦手湿巾,用于消毒。这是杜邦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指导下,为了防止胃肠道传染病发生做出的贡献。

  更重要的是,跨国公司开始更加注重捐助是否对灾民达到了实质性的效果。联合利华大中华区副总裁曾锡文说,公司捐助的原则是“希望每一分钱都用在灾民身上”,为此联合利华自己和地方政府联系,统计出灾区需要维修的学校,将由联合利华投资改建成希望小学。

  考虑到现有的产品灾区不一定用得上,于是联合利华由专人和政府沟通,当提出如矿泉水等需求的时候,从网上传回清单,联合利华去购买。当地慈善总会人手不足,于是联合利华当地的机构利用自己的资源和商务局联络,派自己的人手过去协助当地慈善总会工作。联合利华购买的第一批救灾物质,包括600箱方便面、大量的泡菜和矿泉水、2000支手电筒和4000对电池,已于5月14日运抵地震重灾区德阳、绵阳和都江堰。

  同样注重实效的还有飞利浦。飞利浦捐赠了50台病人监护系统。这些系统已经进口运至中国境内。医生和护士不需要专门培训,凭借基础的医学知识就可以使用。而且它非常轻便,移动灵活,通过无限网络即可实现病人的连续监护。

  至于灾后重建,飞利浦乡村医疗计划中的“飞利浦博爱卫生站”将会起到作用。从2006年开始飞利浦用以培训300名乡村医生的捐款将持续发挥作用,剩下两个设立卫生站的名额中,一个就拟定为汶川县。

  从提供灾区实需物资,到关注灾后家园和心灵重建,从单一提供现金,到创造性地调动利用自己的资源,在华跨国公司这支理性的救灾力量在行动。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杨曦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