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海南破获首宗奥运题材网络诈骗案 中小学生涉案

    记者 成功 □杨希强 苏玉铭 实习生 徐国允 发自海南儋州

  ■“假冒奥组委兑奖”的网络诈骗引起了广泛关注,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要求北京警方迅速破案

  ■ 在海南儋州,一位学生估计,像他这样从事“作吃”的学生为数不少,来自“我们班就有3个人,其中一个已经干两年了”

  “假冒奥组委兑奖”的网站截屏图

  “08-9888-069209”。

  乍看起来,这组数字像一串神秘的代码,如果再仔细琢磨,又像是国外的一个特别电话号码。

  “换个角度看一下。”温春阳像动手破解一道数学题,将它熟练地重组为“0898-88069209”——“0898是海南省区号,88069209是一个小灵通电话号码,而有可能就是儋州的。”温春阳肯定地说。

  温春阳是海南省儋州市公安局刑警。这组神秘数字来源于一家叫“北京2008年奥运抽奖活动”的网站
(http://popo.163.com.ay8.name/1.html)。在网页右上方置有举着奥运火炬的刘翔图片,还有一段奥委会官员发言的视频和几套29届北京奥运会纪念币的照片。在获奖查询窗口填完“输入中奖验证码”后,网站提示拨打“领奖业务电话08-9888-069209”,“365×24小时全天候客户服务”。

  刑警温春阳太熟悉这类手法了,“这是一家以‘奥运抽奖’为名的网络诈骗网站”。在过去3年的办案经历中,温春阳对类似“李鬼”网站司空见惯,倒是交手的幕后人物屡屡让他吃惊,“他们绝大部分是青少年,甚至还有些是小学生。”

  “奥运题材”成网骗新鱼饵

  2007年8月的一天,来自北京的3名刑警秘密飞抵海口,他们肩负一项特殊的任务。

  甫一下飞机,一行三人便与海南省公安厅网警汇合,直奔150公里之外的儋州市。8月22日,擅长网络技术的温春阳接到上级命令,协助北京警方调查一起网络诈骗案。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要案件,北京警方为何不惜千里跋涉,亲赴儋州这样一个小城来调查?

  这其实是一起蹊跷的网络诈骗案。今年7月,有网友收到中奖信息,称自己在“奥组委抽奖活动中,抽中了38000元奖金和两张奥运会门票大奖”。“奥组委兑奖网站”还要求,领奖者需要先缴纳180元手续费和1000元代扣税。为了增加真实性,该兑奖网站甚至还将所谓的奥组委“财务部主任、颁奖部主任”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放在网页上。但29届北京奥组委否认有此项活动。

  “假冒奥组委兑奖”的网络诈骗引起了中央高层关注,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要求北京警方迅速破案。

  8月22日,儋州、北京两地警方联合抓获犯罪嫌疑人。这位20岁年轻人是儋州一家电脑行的老板,他以“奥组委”名义,利用“中奖奥运会门票”骗取2名受害者共计3000元。8月25日,该嫌疑人被带回北京继续审讯。

  “这是我们查获的第一起奥运题材的网络诈骗案。”儋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俊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除了这起奥运题材网络诈骗案,儋州警方在今年7月还破获单起数额最大的网络诈骗案。7月12日,山东邹城市一位13岁的女孩于小青,接到中奖三星笔记本电脑的虚假腾讯QQ信息后,汇出手续费2450元。此时,身在儋州的王祖琼开始从朋友处接手这场骗局,“收入与朋友四六分成”。

  “要领奖需交5000元办张无线上网卡。”发现于小青的钱易骗,王祖琼不断抬高“兑奖”的价码,“1万元的网络购置税、8000元的媒体费……”缺乏判断力的于小青一心想着奖品,不断地满足王祖琼的要求。

  当于小青第5次打来电话时,王祖琼说她的汇款单号中了“价值4.5万元的QQ汽车,但需要交3万元押金,可退还”。拿到3万元后,王祖琼又炮制一个更大“谎言”:你中的是25万元的上海大众汽车,须先交保证金10万。

  于小青最终什么奖品也没拿到,她在父亲的陪同下报了警。48小时后,温春阳和同事找到王祖琼,被骗的18.3万元也如数追回。

  王俊民说,从2005年儋州开始零星出现网络诈骗以来,2006年是一个网络诈骗的高潮。

  来自海南省公安厅的数据同样证实这一点:截至今年7月底,海南省公安机关共收到1724名受害者举报网络诈骗,涉案金额达一百多万元。仅海口市公安局网监处,已接到全国各地六百多宗网络诈骗报案,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甚至有外籍华人。

  “作吃”、“发手”与“枪手”

  每天上午10点左右,22岁的王银河和4个朋友开始到网吧“上班”,“一个人操作3台电脑,疯狂发送中奖信息,一天发几千条”。“一般要求中奖人缴纳850-950元的手续费。”王银河把那些网民的上当叫“中一枪”,“我们有5个‘枪手’,专门在宾馆接听电话,就是要千方百计吸引网友‘中二枪’。”

  为了方便,王银河在宾馆包房,给大家吃住,“每天吃住成本要400-500元”。而他们的“生意”则靠运气,“1000个人中总会有三四个上当的打电话来”。在短短半年里,王银河和他的朋友们“空手套白狼”,骗取资金达二十多万元。生意最好的时候,因为学生“发手”短缺,一些饭店的女服务员也被雇去“发信息”。

  不久前,《海南日报》驻儋州记者站记者孙乐明接到一个求助电话。一位叫杨德康的父亲称他的儿子杨敏已经“失踪”9天,他怀疑被人雇去搞网络诈骗。此前,一个朋友曾打电话给杨德康,让他儿子帮忙上网发虚假中奖信息,但被杨德康拒绝。

  消失10天后,杨敏自行返回家中。杨敏,12岁,儋州市那大镇第二小学六年级学生,在“失踪”的10天里,他和同学一起去“作吃”(在儋州方言里,意指“自食其力、谋生”)。

  杨敏眼中的“谋生”,就是和同学一起帮“染着黄发、开着轿车”的老板,到网吧发虚假中奖信息。他们的待遇是“每天包吃包住,还可以拿到20-30元的劳务费”。

  类似杨敏这样的未成年人是“老板”们青睐的对象,“他们会上网、好玩,但又缺钱花”。让他们干活法律风险也低,“即使被警察抓住,也会因年幼而免予惩罚”。

  杨敏估计,像他这样从事“作吃”的学生可能“有上千人”。这一数字无法证实,但他的推断来自“我们班就有3个人,其中一个已经干两年了”。

  在一次代号为“净网”的行动中,儋州警方在“华陶古堡网吧”和“飞梭网吧”抓获涉案人员87名,查扣作案用电脑150多台。在这次抓获的87名犯罪嫌疑人中,绝大部分是未成年人和在校学生,年龄最大的24岁,最小的14岁。

  在网络诈骗的圈子内,杨敏的角色一般叫“发手”,“专门在网上发布虚假中奖信息。”24岁的王银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而另一拨叫“枪手”的人专门负责接“客户服务”电话,主要是说服那些回电的人“交钱领奖”,“一般老板或他信任的人到银行取钱”。

  王银河从2005年就开始和朋友合伙从事网络诈骗,主要是“克隆”一些游戏网站或用QQ发送各种中奖信息,然后“客服人员”以办理领奖手续或交个人所得税等名义,让网民把钱汇入指定账户。

  渴望“一种有品质的生活”

  正在读小学6年级的杨敏表现出远远超越自己年龄段的成熟,“即使抓去,家里人去对警察说,是孩子,以后好好教育,警察也没有办法。”谈到“作吃”的提成,他显得很兴奋,“万元以下的每笔提一百,万元以上的每笔一千,十万元以上每笔一万。”

  这个生活在离异单亲家庭、时常饱尝父亲老拳的孩子渴望“一种有品质的生活”:“我的一个朋友靠‘作吃’挣了一部电动车,把我们羡慕坏了。”

  “家长大部分都知道孩子在做什么,但有的不想管,有的想管管不了。”杨敏说,“‘枪手’有的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有的几个月不回家,还有更长的。”

  因为父亲经常出去打工,杨敏只得一个人呆在拥挤、杂乱的出租屋里。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离家出走了。

  几天前,校长要求杨敏和父亲杨德康共同签署了一份保证书,“如果杨敏再次旷课达20节,即视为自动转学离开本校。”

  9月18日晚10点,本报记者再次去探访杨敏,出租屋仍铁门紧锁。“晚上一直没见到杨敏放学归来。”隔壁邻居说。

  在儋州,中小学生参与网络诈骗很普遍。去年4月,那大中学一位叫刘旭的学生因发送虚假中奖信息,在网络上诈骗钱财,被儋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这位擅长托马斯全旋、喜欢跳舞的高三学生,一直期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文艺兵”。但父母不支持他跳舞,反而步步紧逼地督促他学习,这让刘旭心生强烈的反感。他开始迷恋网络,自学舞蹈,以“寻求自我价值”。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替别人做“发手”,并以2000元劳务费顶回一套网络诈骗的“专用光盘”。此后刘旭壮着胆子,开始独立网络诈骗。两天的单干,很快有了收获,他挖到了第一桶500元的“创业基金”,于是在儋州某宾馆包租了一间客房,作为“工作室”。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刘旭决定大干一场。他召集了3个初中同学陈华争、李翔和陈军。

  被同学称为“军师”的陈华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尖子班的激烈竞争让他透不过气来,网络很快成为他放松、发泄的地方。李翔有点口吃,这让他很自卑,他觉得只有和好友刘旭、陈华争等人在一起时才感受到快乐。为了让大家重视他的存在,他决定“做点事出来”。陈军的“入伙”动机更简单:挣钱买部手机。

  2005年年底,刘旭、陈华争等4人案发被捕,这也是儋州侦破的首例网络诈骗案。这些“网骗学生军”始终难以理解自己的处境,面对来访的记者,仍在看守所的他们疑惑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参加高考?”  

  网络诈骗转入“游击战”

  王银河决定洗手不干了。他抱怨说,现在的“网络诈骗”生意越来越难做,“大家几乎都懂网上中奖信息是假的”。王银河羡慕那些最早一批搞“网络有奖诈骗”的人,“他们都发了,买车、买房,有的大老板可能赚了几百万。”

  到目前为止,儋州警方一直没有抓到所谓的“幕后大老板”。“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所谓的大老板没有浮出水面,”儋州市公安局政工办主任潘斌说,“另一种可能,所谓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那些未成年人。”

  在刑警温春阳看来,随着警方打击力度加大和新闻媒体的宣传,网络诈骗的生存空间也在缩小。

  温春阳说,网络诈骗的手段并不新鲜,“他们大都是利用网络克隆某公司或者某官方网站的页面,假冒网站管理人员向网民发布虚假的中奖信息,以奖品手续费、所得税为借口欺骗受害人往其指定的银行账户上汇款。”

  “只要提高警惕性,注意网站的真实性和客服电话的特点,就会防止受骗。”在温春阳查处的案件中,没有一个海南人上当,“因为大家都知道类似‘089-823-983-255’客服电话,其实就是区号0898的海南电话。”

  由于儋州警方保持对网络诈骗高压打击的态势,“很多人跑到海口、三亚、琼海去做了,听说有人躲在五指山里做。”王银河说。

  本报记者了解到,许多行骗者开始“游击战”,例如购买二手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到处移动发信息。这种采取发信息、接电话、取钱三地分开的模式,加大了警方侦破的难度。

  最让警方头疼的是取证难。“因为受害人都在外地,每笔被诈的金额都不大,许多人顾及面子或怕麻烦,不愿意报案。”

  一次温春阳打了一百多个电话,只有一个受害人承认受骗。而一些受害人看到警方打来的电话区号也是“0898”,误以为是骗子,“你们不要再骗我了”。

  温春阳哭笑不得。

  (文中部分受害人、未成年人为化名)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杨敏 | 温春阳 | 王银河 | 王祖琼 | 于小青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医 疗 健 康 保 健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