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科学频道 > 天文·航天

10名中外航天员聚首北京 航天员声称不存在UFO

  航天员赠送给孩子们一张上过太空的所有宇航员的图集。

  孩子们送给航天员自己亲手为他们绘制的漫画。

  图为昨天在人大附中举行的“中学生对话航天员”活动中,航天员获赠由北京中学生绘制的漫画。晨报记者 殷楠/摄

  昨天,第十六届“人在太空”国际学术会议首次在中国召开,10名中外航天员聚首北京,他们将在北京开展为期4天的一系列学术、研讨、科普等活动。

  “人在太空”国际学术会议首次在华举行,杨利伟演讲称——

  昨天,第十六届“人在太空”国际学术会议首次在中国召开,10名中外航天员聚首北京(图)。除了中国人熟悉的中国航天员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外,还有来自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奥地利、美国等国家的航天员也来到了北京。他们将在北京开展为期4天的一系列学术、研讨、科普等活动。

  对话中学生

  女宇航员遭提问“围攻”

  宇航员在太空能看到什么,能听到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是否真的存在UFO?昨天在人大附中举行的“中学生对话航天员”活动中,包括神舟六号乘组成员费俊龙、聂海胜在内的5名航天员和在场数百名中学生兴致勃勃地聊起发生在太空的趣事,会场掌声不断,趣味盎然。

  ■外层太空听不到任何东西

  飞进浩瀚太空,航天员看到的是什么,听到的又是什么?“在太空中看到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从太空中看到地球,从太空看地球是非常漂亮的,有蓝色的天空和洁白的云。”作为在座的唯一一名女性航天员,来自加拿大的朱力·佩耶特非常诗意地描述这幅绝世美景。

  奥地利航天员弗朗兹·维埃沃克补充道,除了看到所有一切的美景让你喘不过气,事实上从外层太空听不到任何东西,因为航天员在耳朵上都戴着他们需要充氧的设备,所以根本听不到什么声音。因为在太空舱里面要不断地接受氧气,把二氧化碳排出来,让身体比较正常地工作。

  ■最爱做的“私活”是摄影

  昨天的座谈会上,洋溢着美丽和智性的加拿大女航天员朱力·佩耶特成为学生争先提问的焦点,超过一半的问题都由她来回答。不过朱力并不看重作为航天员的女性特征。“作为一个女太空人员和男性没有什么差别。”她说,大家所接触到的实验都是一样的要求,一是进去的要求是一样的,二是训练也是同等的要求。不过面对这些年轻的面孔,朱力·佩耶特吐露自己的心声:“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想,这是一个伟大的职业,我在看电视的时候就看到过太空飞行,所以我是非常幸运的一个女孩。”

  宇航员如何在飞船上度过日常生活?忙里偷闲时会做哪些私事?面对众多中学生好奇的眼睛,带着迷人微笑的朱力·佩耶特说,宇航员在太空要锻炼肌肉,要不然肌肉将会萎缩,在那里没有水,不可能洗澡,不可能洗头发,得把洗发精弄在自己的头发上,挤一点到头上,然后用毛巾沾一点水弄完就算洗头了。不过在没有压力状况下,睡觉非常舒服。当然在空闲时航天员可躺在太空舱看书,也可以和同伴通过耳机来讲话。

  拍照或许是航天员有空时最愿干的“私活”,朱力·佩耶特坦承,自己最喜欢观察银河系众多的行星,并拍摄许多照片。另外,在太空还拍了很多关于地球的照片,有很多日出、日落的照片。她给大家展示了一张宇航员在天空中拍的北京紫禁城的太空照。

  ■航天员声称不存在UFO

  “请问,是浩瀚的宇宙伟大还是人类的伟大最令你们感动?”这个颇具哲学意味的提问引发众多宇航员的思考。

  “我想还是人类伟大。”神舟六号航天员费俊龙表示,因为有了人类的伟大才能上太空,所以太空再伟大,因为是在人类伟大的基础上去实现的。俄罗斯航天员尤里 ·巴杜林的回答同样令人深思——“我也认为人类比自然更伟大,不过人是这个宇宙的一部分。”

  是不是真有UFO?尤里·巴杜林直截了当地回答“根本就不存在”。假如碰到外星人怎么办?奥地利航天员弗朗兹·维埃沃克当即幽默了一把:“赶紧拍照,回来再卖个高价。”晨报记者 罗德宏

  权威发布

  中国航天医学取得六大进展

  昨天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主任陈善广在学术报告中指出,近年来我国航天医学工程技术的发展进步,对我国载人航天任务的完成起到了极大的保障和促进作用,我国航天医学目前取得以下重要进展:

  一、选拔训练出了一支优秀出色的中国航天员队伍。

  二、突破了多天在轨的航天员医学健康保障技术和飞行后航天员健康康复技术,确保了多人多天飞行任务中的航天员健康。

  三、航天食品、飞船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产品、航天特殊环境因素等模拟训练设备成功经受了空间飞行和任务训练的考验。

  四、创造性地将航天医学理论与中医药研究有机结合,初步建立了行之有效的中西医结合航天员健康保障体系。

  五、建立了行之有效的飞船环境的医学评价体系和满足医学要求的国家标准,为后续飞行器的研制提供重要设计依据。

  六、建立了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医学细胞学空间实验技术体系,首次在神舟六号飞行任务中开展航天医学实验,实现了我国航天医学从地基研究到空间实验的突破。 晨报记者 王大鹏

  畅谈登月球

  杨利伟:航天员登月面临三大挑战

  “中国人对月球有着独特的情怀,自古就流传着嫦娥奔月的美丽神话……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载人登月的难题一定能够得到彻底的解决,人类最终将实现在月球生活的美好梦想,中华民族的梦想也一定会实现。”昨天晚上,在“人在月球的工作和生活”主题研讨会上,中国首个航天员杨利伟畅谈了自己对航天员登月的梦想。

  ■挑战:失重+辐射+心理健康

  杨利伟说,人类登月会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和考验,“首先就是异常重力环境的挑战。”因为月球表面的低重力环境和太空飞行中的高重力环境,将会对人体的心血管系统、免疫系统、神经系统、骨骼肌肉等系统都造成危害性的影响。

  “航天医学的一大问题就是航天员如何对这种异常环境适应,以及返回地球后如何再重新适应地球的重力环境,这一问题尤其对远距离航天更加突出。”

  杨利伟认为第二项挑战就是宇宙辐射带来的挑战。尽管辐射对航天的危害并不大,但人类登月后,由于缺乏月球磁场的屏蔽作用,宇航员在月球表面活动时间过长的时候,极易受到这种辐射的伤害。“辐射有诱发癌症的危险。”

  第三项挑战就是长期的月球奔波与居留,人们如何来保证心理的健康。“登月对航天员的心理素质、个人的潜力以及身体素质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杨利伟说,在选拔登月航天员时应该会比普通的航天员条件更为严格,需要根据月球的特点制定严格的方法,确保选出最优秀的适合任何任务需求的登月航天员。

  ■疾病:远程诊断救治航天员

  在登月和居留月球期间病了怎么办?目前所能提供的方法是远程医学诊断。杨利伟说,未来人类可以做到,通过地面通话和实时的图像,来对月球上航天员的疾病进行远程诊断。

  他提出,这种医疗救治应该包括甚至手术在内的各种治疗手段,“由于月球飞行需要两天半时间,所以会出现一些重症疾病等医疗无法处理的情况,如何进行及时的、有效的救治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另外,再生系统也是杨利伟十分关心的一个问题,“如果航天员在月球基地上长期生活,所需的消耗品还都从地面进行供给,那费用将十分昂贵。因此要想实现人类长期登月并居留,必须有一个经济而有效的途径,让物质再生,解决人生存的基本需求。”

  ■梦想:航天员展示“月球花”

  月球上可以养花种植物?这是很多人的畅想,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魏子瑜在研讨中也提出了她对月球的几点梦想。“我们应该把水和植物转移到月球上,建立一些人造的温室房。我们还必须学会如何控制那里的温度和如何能够制造氧气,这样我们才能在月球上生存下去。”

  对此,奥地利航天员弗朗兹·维埃沃克展示了一幅“月球花朵”的图片,图片上显示的花与地球上的花相比少了几朵花瓣,这是在特定的模拟环境下培育出的花朵。尽管目前人类登月还是个难题,但是各国科学家都已经开展了一系列的模拟环境试验,来虚拟月球上的环境以及能长出什么样的植物来。这一课题在各国都正在开展。

  尽管在月球上走路、穿衣、搬运东西、能源利用都与地球不同,尽管在月球上种植植物可能是50年后甚至是100年后的事,但是,“不管怎么说,探索外太空是人类最终的命运。”弗朗兹·维埃沃克的话显示了所有航天员登上月球的决心。

  晨报记者 王大鹏

  本报专访华裔空间站站长

  焦立中:开航天公司主攻太空游

  美籍华裔宇航员焦立中曾经是第一位华裔国际空间站站长,“焦站长”现在已经成立了自己的“航天公司”,昨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的航天公司主要方向是为更多的普通百姓提供太空之旅的机会。

  “疑似长城”照片 困扰学界多年

  焦立中先后上过四次太空,最长的第四次太空之旅,他住了六个半月,身为摄影爱好者的他一共拍了1.6万张照片,其中中国的照片也为数不少。

  太空中是否能看到长城这个问题困惑了科学界很长时间,焦立中在太空中也拍到了几张“疑似长城”的照片,“上面看到中国大地上有清晰的白线,我当时认为是长城,但是回来以后征询了同行的意见,他们有的人说在太空中不可能看到长城,我现在也不清楚自己拍到的白线究竟是长城还是道路了。”

  今后不再飞行 办公司想造飞船

  焦立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目前已经“退役”了,不会再飞行到太空执行任务了。“但是我还没有完全跟太空脱离干系。”他告诉记者,他目前除了在大学中任教外,还和伙伴开了一家小型的航天公司,主要从事一些太空商业旅游开发和应用的领域。“我们有一个基金会正在做太空旅游方面的征集活动。”焦立中说,他的航天公司从事各方面与航天有关的活动,“我们非常想做我们自己的飞船,有我们自己的空间站,也许有一天这些都会成为现实。”

  想当航天员 近视眼也可申请

  很多孩子都有想当航天员的冲动,对此,焦立中说,只要坚持这个目标,只要你坚持不懈地申请,你就有机会成功。“无论你是近视眼还是身上有疤痕,都不是你彻底放弃太空的理由。”焦立中说,航天员中有很多矫正视力达到2.0的近视眼朋友,身体上有疤痕的航天员的也大有人在,“不管怎么样,只要你抱定了信念,并且坚持努力,就都有机会实现你自己的梦想。”晨报记者 王大鹏/文

  焦立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会议主旨

  “人在太空”关注 太空生活工作探索

  昨天,来自中国、法国、加拿大、俄罗斯、美国、奥地利的10位航天员,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百余位科学家昨天汇聚北京,共同探讨人在太空中的生活、工作和探索。

  这次会议将设立生活在太空、工作在太空、探索在太空3个专题研讨会,内容包括航天生理学、航天医学、航天生物学、航天心理学、辐射生物学、舱外活动、空间生命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公众教育等。

  “人在太空”学术会议1962年开始举办,是国际宇航科学院主办的系列会议,此前已成功举行过15届,本届乃首次来华举办,会期一周。

  1960年在瑞典成立、总部现设于巴黎的国际宇航科学院为联合国认定的非政府组织,目前,全球有1265名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和通讯院士,中国包括台湾地区3人在内共有该院院士59名。

  今天航天员与大学生见面

  8:40-12:00,航天员分为两组,分别在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参加与大学生交流活动。

  在清华大学参加活动的航天员有:

   简·弗朗考斯·卡瓦略(Jean-Francois CLERVOY)法国航天员

  焦立中(Leroy Chiao)美国华裔航天员

  尤里·隆恰科夫(Lonchakov Yury)俄罗斯航天员

  费俊龙(中国)

  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参加活动的航天员有:

  朱力·佩耶特(Julie Payette)加拿大航天员

  弗朗兹·维埃沃克(Franz Viehbock)奥地利航天员

  尤里·巴杜林(Baturin Yury)俄罗斯航天员

  聂海胜 (中国)

  15:00-17:30,全体国外航天员参观北京航天城。

  17:45 全体航天员晚宴。

  新闻花絮

  费俊龙现场做游戏说艰难

  谈及作为航天员遇到的艰难,费俊龙现场给学生们比划起一个名为“打地转”的游戏,一般人稍微转几圈就会感觉晕,但他们要做10分钟。刚开始训练时,会有一种训练以后的反应,即使在你很饿的时候,看见食物也没有胃口。“这对一般人来说可能也是一个很难克服的问题,但是我们坚持了下来,因为要实现目标。”他勉励在座的青少年说,既然从事了这项事业就得要付出,就要坚持,这样才能达到目标。

  晨报记者 罗德宏

  中国未来也能修“哈勃”

  法国航天员简·弗郎考斯·卡瓦略上过三次太空,第三次任务是到太空中去维修哈勃望远镜。“当时哈勃望远镜出了故障,我们很荣幸维修之后15天它就传下来很清晰的照片,非常漂亮。”他告诉记者,哈勃望远镜未来也许还会有一些修复任务。“从长远上来看中国肯定会逐渐掌握这些技术。”他坚定地说。晨报记者 王大鹏

(责任编辑:史少晨)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杨利伟 | 朱力 | 沃克 | 弗朗兹 | 费俊龙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