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搜狐IT > 国内IT > IT博客群 > 网络新思维

视频恶搞是创意粘贴还是亵渎经典

  播客代替博客的时代到了……

  视频恶搞,创意粘贴还是亵渎经典?

  本版撰文 江冰 吴晓娴

  这是大众的年代,这是狂欢的年代,这也是视觉化的时代。网络视频,纵然在2007年的今天,依旧被许多人所不屑与唾弃,更多的草根们却依旧不屈不挠地投入到这场革命中。

  解构神圣、粘贴创意、大众狂欢、创意为王,草根与精英们争夺着话语权……

  网络恶搞视频,

  动了谁的奶酪?

  2006年初的一场“馒头血案”,不仅成就了胡戈,更成就了创意非凡的草根“KUSO一族”。《馒头》之后,恶搞视频犹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继胡戈之后,胡倒戈之辈的“KUSO”一族,通过对热门、经典电影的再创造,加入了许多社会流行或热点元素,炮制上传了一出又一出的恶搞视频。

  芙蓉姐姐成就了《芙蓉姐姐传奇的一生》,春运问题成就了《春运帝国》,中国足球成就了《中国队勇夺世界杯》,流行MV成就了后舍男生,黄牛党成就了《新龙门票贩》……只要是引人关注的,不管是电影还是社会问题,都成为了恶搞一族的素材,经过他们的捣腾,一夜之间沸腾了神州大地。

  娱乐了大众,却让不少人火了。陈凯歌愤怒地欲诉诸法律,高喊着:“人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八一电影厂也怒了,作出严正谴责,并与央视联手,反对无原则的恶搞,反对恶搞红色经典影片。一时之间,网上网下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著作权问题,版权问题,一炒再炒。广电总局酝酿着网络视频播放许可证。恶搞似乎成为了侵权、媚俗的代名词,恶搞一族也背上了欺世盗名之罪。

  恶搞早已有之,恶搞电影也由来已久。早年的赵本山、宋丹丹、黄宏就是以小品恶搞的个中好手。进入电影时代,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把持了大陆搞笑电影的半壁江山,从《唐伯虎点秋香》的“小强”,到《大话西游》的唐僧“落雨收衫”,再到《少林足球》的“火星人”,星爷的无厘头与戏仿,让我们过足了笑瘾。冯小刚的贺岁电影同样具备这样的魅力,《手机》的“有一说一”,《天下无贼》的“IC、IP、IQ卡,通通告诉我密码”至今仍是被人们引用的经典。独独到了网络恶搞视频,戏仿成错误了,颠覆不被允许了。网络恶搞视频触动的是哪一条神经?又是动了谁的奶酪?

  粘贴创意还是亵渎经典?

  网络恶搞视频是与非,一直有两个声音。支持者说是对经典的再创造,是创意的粘贴。反对者斥责是对经典的亵渎,是对版权的侵犯。

  就拿最为经典的《馒头》来说,借陈凯歌《无极》的电影片段,但是内容却是大相径庭——央视《法制在线》2005年终特别版《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保持了该节目特有的悬疑色彩的基础上,展开了扑朔迷离的惊天血案。

  在影片中的层层套起的王城变成了“圆环套圆环娱乐城”;“王”成了“娱乐城总经理”,因讨新不成要跳楼;王妃倾城成了每天脱衣穿衣的娱乐城模特,还将其脱衣穿衣极尽搞笑地配上了《茶山情歌》……节目空隙,还打起了满神牌啫喱水和逃命牌跑鞋的广告。一档法制节目,做得有模有样,案情一环扣一环,有着严密的逻辑。其中穿插的《月亮惹的祸》、《射雕英雄传》等歌曲,配合严肃恶搞的剧情,令人喷饭之余,不得不佩服胡戈的想象力与创新能力。

  《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潘冬子成了整日做着明星梦,母亲的梦中情人是李咏。虽然这个恶搞视频涮的是青歌赛,但是在更多的人看来,这是对“红色经典”的亵渎,甚至于是对革命的亵渎,已经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创造与亵渎,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反对与赞成,是一场长久的拉锯战。

  用网络思维思考,

  以网络语言创造

  虽说日常生活中人们都“出口成章”,但是不管何种人类语言都有约定俗成的语法规范,词语的搭配、句子的组合都要严格按照组合规则和聚合规则。而传统电影必定也经编剧精心打磨,不仅要使影片语言符合语法规范,还要力求突出人物性格和地方特色,甚至于要求凸现主题。

  恶搞一族则不然,网络恶搞视频是依托网络传播和生存的,恶搞一族又是铁杆网民,网络文化的话语体系和行为逻辑主宰了恶搞视频的表达。最为突出的就是网络语言的运用。“恐龙”、“青蛙”、“酱紫”、“斑竹”已经成为了“官方性”语言。《二祥系列短剧》里的二祥开口闭口就是“大虾”、“晕倒”、“狂顶”。《满城尽是加班族》干脆把BBS搬到了办公室,抢“沙发”的,灌水的,狂顶的,与网络BBS无异。《小强历险记》把量词一律用“坨”,“一坨传言”、“一坨新闻”、“一坨孩子”等等,另外还把“领衔主演”写成“领咸主演”。这种刻意而为的错别字,就是特有的网络交流方式。

  另一种表现就是行为颠覆性的贯穿始终。《小强历险记》中开黑车的司机本该小心翼翼,却在车后窗贴上“车黑人不黑”的字条,警察查车还要手举“警察不怕累,小偷最珍贵”的标识语。《馒头》打出爱因斯坦巨幅照片“无极=无聊×2”。《中国队勇夺世界杯》讲述中国队夺世界杯的历程更是曲折离奇。先是塞黑一分为二,中国队顶替而上,成龙当上了中国足协主席,一场地震将临门的球震进了球门,中国队如愿捧起了大力神杯,圆了无数球迷的梦。这种无厘头的行为逻辑和思维方式,是网络最基本的行为、思维方式。

  无意狂欢与隐含社会责任

  法国思想家罗兰·巴特曾如是说:“倒错,就是一种不以社会或物种赢利为目的的乐趣的寻找……仅仅是倒错,就能使人快乐。”这也正是网络恶搞视频的魅力所在,为娱乐而娱乐,以解构神圣、消解意义为己任,将严肃的东西以严肃的方式戏仿、颠覆、倒错中得到快乐。网络恶搞视频更像是顽童的游戏,不懂事的孩子小时候的玩闹。一如后舍男生在或抒情或激烈的音乐下,对着摄像头挤眉弄眼,一会哀怨,一会激动,这一集装流鼻血,下一集装睁眼瞎。再如胡戈的原创恶搞视频《鸟笼山剿匪记》中世界警察总部的“新闻发言人”一次又一次地装腔作势地演讲着“在这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垂死挣扎的人说着从“表妹的三弟的邻居的保姆的舅舅的堂弟的女友的前夫的网友”那里打听来的重要情报……如此大张旗鼓地折腾,一切都为了一个目的:玩。

  但,似乎不仅仅于此。网络恶搞视频解构了神圣,消解了严肃与权威,但视频语言、行为却与社会热点与社会问题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在现代社会快节奏、高压力的环境中,越来越多的问题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因为网络的无编审制和匿名化,网络恶搞视频通过看似认真的却是调侃的态度,运用搞笑幽默的台词和情景,加入大量时尚元素,从而展现社会问题。

  《春运帝国》和《新龙门票贩》是对当下春运的窘困和黄牛党的猖獗的揭露与讽喻。《满城尽是加班族》是对当今社会工作节奏加快,更多的白领们因为加班丧失了个人的空间,造成身心亚健康,这也是经济高速发展之下的非正常表现。众多的恶搞视频,并不仅仅止于简单的颠覆和解构,在搞笑和玩世不恭之后包涵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和建设性因素。

  《鸟笼山剿匪记》以小孩子过家家式的世界警察剿匪历程,揭示了当下社会人浮于事、形式大于内容的弊病。同时还以“史上最残忍的虐待方法——看第十五代导演电影大全”把充斥影视市场的肥皂电影电视狠狠地涮了一把。恶搞一族在制作时,都无一例外地在片头或片尾打上:“此片纯属本人自娱自乐,内容纯属虚构,全是瞎编乱造。”诸如此类的字幕。但是,他们并没有舍弃对社会的关注,依旧满怀热情,以特有的方式表露自己的人文精神。

  反对与追捧,

  “70”前后的文化代沟

  随着文化工业的兴起,文化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继续高昂高贵的头颅。有的学者把当下的文化分为主流文化、亚文化和反文化。网络恶搞视频所体现的文化正是处于主流文化与反文化之间的亚文化。网络恶搞视频所引起的冲突,从一个方面说,是一种文化冲突,主要表现在“70”前后的文化代沟。

  恶搞一族大部分都是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后,而反对网络恶搞视频的声音更多是来自70年代前出生的人。就历史演变来说,70前在计划经济中成长,经过三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甚至还经历大跃进乃至八年抗战。他们是在权威型的文化下成长的,长在红旗下,沐浴在党的春风里的他们,权威始终是左右他们的焦点,不管他们是赞同还是反对。70后则恰恰相反,没有经历艰苦岁月就面临改革开放的大潮。他们更习惯以一种自我的尊严与视角来看待权威。在权威型文化成长下的人们看来,70后的恶搞无异于顽童的恶作剧。“它的尴尬在于,一个顽童把父辈视为可以一起玩耍的伙伴,当淘气的他制造恶作剧时却突然看到父亲板起面孔,变成了传说中残酷无情的婆婆。”

  中庸向来被视为中国人的核心精神。网络恶搞视频引领的恶搞文化在这坚固的城堡掏了个小洞,一部分人开始从中庸之道借由恶搞文化走向“酒神精神”。这一部分人,像是喝了酒一般,思维活跃,行为大胆,克服了中国人固有的羞涩与保守,忘乎所以地展现自我,抨击社会,有一说一。

  KUSO一族年轻,有活力,有技术优势和对新鲜事物、敏感事物的接收与洞察力。他们展现自我的勇气和尊重自由的精神,这恰恰是中庸之道所欠缺的。作为延续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牢牢地印刻在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人灵魂深处,这是不会也不可能被流行的文化现象冲垮。相反,恶搞文化所体现的尊重个体、尊重差异的特性,可以为有些陈旧的传统文化躯壳注入新鲜血液,重新焕发光彩。

  原创恶搞视频,

  将恶搞进行到底

  时值2007,不甘总借他人之材的恶搞一族,开始琢磨着原创恶搞视频。《二祥系列短剧》以二祥这位草根串联起一系列的故事,颇有周星驰的小人物风采。《满城尽是加班族》虽然是仿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题目,但是却是用自己的摄影机,自己的剧本,自己的演员,上演了一出都市白领的加班苦楚。最引人关注的,依旧是胡戈,不惜花费十万打造《鸟笼山剿匪记》,借剿匪之名行讽喻之实,把布什、萨达姆、拉丹、恐怖袭击、垃圾影视,从头到脚都恶搞了一遍。

  网络恶搞视频史无前例地给每一个普通人机会:原创的丰富和表达的自由。制作,上传,下载,评论,效仿,一个世界性的平台,摒弃了传统影视的单向传播,丢掉了主流媒体的无趣,用网络的语言、网络的方式表达一切想要表达的,抨击一切想要抨击的。自我意识和独特个性开始闪耀,争相在这狂欢的广场舞动奇迹。

  恶搞大军依旧在轰轰烈烈地行进当中,人们在借由恶搞寻求心灵突围的集体默契之时,也衍生了很多的问题。一些不良分子不断地碰触道德乃至法律的底线。但是,正是因为社会有对网络恶搞视频的消费需求,才有了网络恶搞视频的风靡。一味的追堵不是最好的方式,一切是人为的,就应该从人出发,让大部分的人自觉地分清“恶搞”与“搞恶”之间的界限。这就涉及了媒介素养的教育与培养问题。

  侵权问题是目前网络恶搞视频最具争议的问题。现在,一些恶搞者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原创恶搞视频。有了新颖的表达方式、热切的草根粉丝,加上原创创意,创意为王的年代它就是霸主。

  “恶搞”及“恶搞”溯源

  何谓恶搞?考其源头,“恶搞”原来是一个外来词,源于日语词(日语中也写作Kuso)。有人将其进行了音译,最普通的译法是“酷索”。原来是指教导游戏玩家在购入一个超烂游戏时,如何可以玩得开心的意思。后来语义逐渐丰富起来,被当作“搞笑”“好笑”的意思来使用,甚至有人还拿它当成骂人的口头禅。

  上世纪90年代,周星驰的《国产零零漆》、《大话西游》、《家有喜事》……开创大陆恶搞风潮,冯小刚的贺岁剧占据“幽默”半壁江山。但是,那时的恶搞,人们仅止于“看”而无法“作”。2001年,央视内部自娱自乐的《大史记1、2》开创了网络恶搞视频的先河。其中《大史记之分家在十月》,讲的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闹分家之际人与人之间的故事,长达30分钟。该作品标明制作于2001年7月,风行于2002年5月。也许是因为以人们所不熟悉的央视为背景,《大史记》并没有引起“笑”以外更多的关注。

  直到2006年初,胡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以下称《馒头》)因为恶搞了陈凯歌的《无极》,引发了一场“馒头血案”。正是因为这一场“馒头血案”,让本来只是学习制作以供自娱自乐的《馒头》开创了网络恶搞视频的新世代。《馒头》之后,恶搞视频犹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继胡戈之后,胡倒戈之辈的“KUSO”一族,炮制上传了一出又一出的恶搞视频,任何一部视频点击率、下载率都以十万甚至于百万计。

  2006“恶搞元年”让投资商闻风而动。恶搞视频的风潮从网上刮到网外。2006年初,央视情景喜剧《武林外传》集恶搞之大成,携着网络视频的凌厉风势在传统媒体中侵城略地。据悉,《武林外传》开播的第二天,收视率就已经达到4.26%,此后一度高达9.49%,成为去年各电视台开年大戏中收视率最高的。同样恶搞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上映后狂卷千万票房,即使是在好莱坞《超人归来》登陆时依旧保持强劲势头。于2006年12月29日起放映的《大电影之数百亿》恶搞二十几部电影,《雏菊》、《功夫》、《头文字D》、《阿甘正传》、后舍男生等等均在开涮之列。公映首日,票房已达百万,首周票房超千万。网络恶搞视频在网内网外都如火如荼。2007年网络恶搞视频开始了原创之路,胡戈斥资十万的《鸟笼山剿匪记》依旧风骚独领。二祥的《二祥系列短剧》也是红透半边天。

  这是视觉文化统率人们生活的年代,人们急切地盼望更多的文化消费,网络视频正好契合了这个时机,开创了中国互联网络视频新世代。

  中国网民持续增长,播客代替博客成为了网络时代新热点,播客人数的井喷,引领了视觉文化时尚。“播客”概念的推行,正应验了土豆网那一句“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本版作者江冰,系广东商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Ann)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胡戈 | 小强 | 芙蓉姐姐 | 陈凯歌 | 周星驰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商 机 创 业 投 资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