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宋俊德:3G"要上就快" 电信重组不宜"杀富济贫"

  宋俊德:新技术发展初期总不那么顺利 3G亦如是

  3G有用没用,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看一个技术的应用价值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政府的权力多大,企业有多少钱,或者专家有多大的权威,都没用。

它最后是看老百姓买不买账。

  3G时代,最热门的是移动宽带、移动通信,或者叫宽带无线接入技术,这说明技术在走向融合。

  很多应用都基于技术进步,目前比较看好的3G业务应用的核心是视频、以及语音和视频的结合。

  主持人阳光: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光临搜狐嘉宾聊天室。

  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来我们搜狐的老朋友、北京邮电大学的宋俊德教授,宋教授也是我们国内著名的通信专家,他的博客在搜狐上也非常受欢迎。我们今天聊的话题是拨开3G的迷雾。这个话题确实是由来已久,我刚才跟史炜先生也谈过,2001年有一篇文章叫3G豪赌,代价不菲的赌博,当时2000年的时候,3G在欧洲市场哀嚎遍野。现在快6年过去了,我们说老问题依然还是存在,中国的3G牌照发几张,发给谁,什么时候发等等,都是尚未明确的事情。

  我们现在市场上有不同的声音,而且我们偶尔还看到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从进程来看,3G在中国面临着很多特殊的情况,在这么一个特有的国情下,整个社会在转型,通信和互联网都在转型。首先请宋老师给我们把把脉,为什么六年来3G依然在茫茫白雾中徘徊呢?

宋俊德:3G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与主持人阳光

  宋俊德:我最近写了一篇非常短的文章,我写的是大哥大、二哥二、三哥三,其实每个兄弟诞生的时候都有困难,我们现在不要看3G,今天2G很赚钱,就忘了那个历史,大哥大开始在中国也不是那么顺利。

  首先是广州受香港的影响,率先发展了移动通信,但是在北京,发展一千个信道,都被当时的邮电部批成是疯子,何况你要在北京卖一千个手机。

  第二个是二哥二,GSM,当时在嘉兴,我们也搞过实验,从比利时到那儿弄来的技术,开始的时候对GSM技术不了解,一味地按照大哥大的信号覆盖区,结果实验都缩成了七个小区,谁跟谁也不连了,根本就不能联系,这样又修又弄,折腾了两年多,最后负责实验的人就说,算了,把GSM赶跑了,我就用我的大哥大,这是历史。

  3G有一点特殊,我们冷静地看一下,3G为什么这么坎坷?有几个原因,第一,它诞生的时候,大家想拿它作为暴发户的资产,期待太高,因为“.com”在互联网上出了一批发大财的,也看到GSM很赚钱,那么,弄一个3G应该能赚大钱,相关部门也动了心了,一看美国卖频率,我们也卖,而且卖得很高。当时呼声很高,一部分人跟现在的管理委员会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卖多一点,我们国家可以富裕一点,减轻各种税收。

  欧洲人一卖,卖得很贵,3G的运营商,可以说一开始就不顺利,德国运营商算过,一个用户要分摊1000美金的空中运营费,所以这样李嘉诚就把德国的3G卖掉,所以,他还是很聪明的。时运不好,那个时候,亚洲金融风暴,各国经济就往下掉,这种情况下,3G肯定活不起来。

  中国的3G为什么能够叫好这么长时间呢?很多人都看到2G在中国很好,自然而然地认为3G肯定也好,所以他们就拿着各种设备,各种终端,政府也很热情,一直测试,给大家一种感觉,测完这次可能就差不多了。前一段时间,HSDPA又做测试,本来说做到去年10月份就停了,结果又做规模测试,做完规模测试还要提高,一下又到了2007年。

  技术上的问题今天不谈,主要看到底这个3G有用没用,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没用中国就别折腾这个事了,停了就算了。我觉得咱们看一个技术的应用和不应用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政府的权力多大,企业有多少钱,或者专家有多大的权威,你去讲,这个没用的。它最后是看老百姓买不买手机,现在全世界加起来,WCDMA和CDMA2000,一个初步的统计是四亿,我想大家说它还有点赔钱,有些赚了一些。在做GSM的暴利以后,就想赚小钱,或者说有那么两年不赚钱就沉不住气。

宋俊德:3G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

  这一点我很佩服李嘉诚,欧洲最主要的几个国家,都上了3G,都是李嘉诚投的资,尽管他现在没有盈利,但是他老先生说了,他还是有信心。现在,李嘉诚不说他的3G在哪里,赚钱不赚钱,都不去争论,但是他在想办法,想个办法让3G发展起来,我觉得这是每一个科学家,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政府主管部门应该做的事情。

  我一直坚持这个观点, 3G也好,3.5G也好,4G也好,其实它是一个宽带的无线通信系统连续发展的过程,从2G到3G,它有没有一个质的飞跃?应该说它是一个连续的,2G的时候我们有2.5G,也有2.75G,传输速率有几十K的,也有上百K的,到了WCDMA就是300多K,现在又出了一个HSDPA,10兆多了,将来还有HSUPA,是连续的,要是这些技术没用,早就该停止发展了。

  4G,联合国也不要再组织讨论了,又要分频率,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清那个方向?不管用户也好,科学家也好,甚至联合国ITU也好,他弄不清楚方向,但是技术还是要前进,这是肯定的。

  第二个,从现在来考虑3G,单独的考虑3G已经不合适了,它是在一个网络融合时代的3G。国外他们都在做融合,国内的运营商也知道,3G时代,最热门的是移动宽带、移动通信,或者叫宽带无线接入技术,这说明技术在走向融合。

  原来WIFI、WIMAX窝在一起就是一个手机,一打开就是计算机,可打电话,也可以视频,所以说2G和3G之间很明显的就是进入了宽带、进入视频时代,这是很明显的。视频又是连续发展的,你说视频到多少兆算够,WIMAX说到60、70兆,4G说我到100兆、1000兆,当时想100兆、1000兆有什么用?现在不一样了,高清晰电视来了,至少要用几十兆的带宽,几百兆也得用。

  修高速公路也是,刚开始就修两条道,修完之后发现吃亏了,修三条可能更省钱。而无线宽带还不像高速公路,它实际上有点象虚拟的东西,说是高速,或者说是想一个办法一变,比如WCDMA延续下去是 HSDPA,理论上是两兆,一下翻上10兆多,这一下有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原来GPS手机出来,有人说那就是一个猪头,挖苦它,说它的速率不够,很难用。但是现在WCDMA一看也不太够了,300多K在运动当中。所以HSDPA也来了,WIFI、WIMAX也来了,又像手机,又像笔记本,手上的终端,可以抱着满街跑了。

  这个时候我们进入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说信息网和互联网的融合,互联网是主要的,科学技术都是连续发展的。过去我们说火车也是,火车开始就20多公里,40多公里,80公里,现在一提速,200多公里,还有磁悬浮,300、400公里,就比飞机稍微慢一点儿了,所以,技术是前进的,也是适应社会发展需求的。2G和3G、WIFI和WIMAX等演进也是一个道理。

  综上所述,到底3G有没有用,或者说宽带的无线移动技术有没有用?人的信息,70%-80%的信息量是从眼睛获得的,从耳朵获得的大概只占10%—15%,其他是从我们的肢体、味觉、鼻子感受过来的。

  所以,那么好的识别图象的人脑系统,老天爷给你造好了,你却不给他提供视频的信息、通信,这就是我们科学家的责任。

  我做学生的时候是做彩色电视的,跟着我们北邮的老师做的,我们当时第一台节目是全国最早的电视,比中央电视台还早,当时中央有一个政策,说以农业为基础,彩色电视排最后,因为那时大家还吃不饱饭,那还弄什么彩色电视?

  现在不能这样说,现在除了解决温饱,还需要精神上的享受,现在我们工作的步伐比60、70年代快得多。当年学一本无线电接收的课,从我上学的时候用那本书,我毕业的时候还是那本,到电台实习还是那个机器,五六年都不变,现在还有五六年不变的机器吗?这个时候你要想到人付出的越多,运作的步子也快了,他需要休息,你要给他一些娱乐的方式,要给他一些享受或者体验,这个时候他就想到,我要有一个手机,今天上午有一个拳击比赛,正好去开会了,他心里特别别扭,但是如果能够录播,回头再把它回播回来不就成了?如果早上有昨日的电视摘要,在手机上播出来不就更解决问题了吗?

  这些应用,都基于技术的进步,类似的应用可以列出更多,我目前看好的应用主要就这么几个方面,核心就是视频、语音和视频的联合。

  在这个基础上,它会产生出很多不同的领域,我们平常喜欢按个人来考虑,按家庭来考虑,按企业和单位,这是不同的。我说个人,比如我看香港广场上的小女孩拿手机的姿势,咱们看一个个人像傻子似的在那儿讲话,她那是通过耳机听电话呢。

  人们都有自己的爱好,就像我们现在发短信似的的,小孩也在发短信,司机也在发短信,那是一种享受,可以做一些沟通,当3G来了以后,就跟以前我们用计算机一样,所以我就是两句话,3G成功不成功,有用没用,老百姓说了才算。

  目前,中国有四亿多手机用户,全球有100多个WCDMA运营商,难道他们看到了不赚钱还往里投?比如南韩做的Mobile WIMAX,我听说几十个国家跟他们合作。以前我说没有爸爸哪来的儿子,这回到我原来的观点,在宽带移动通信当中,技术是连续的,可能某一阶段也有它倒霉的时候,但是,最后证明2G比1G好。我想再往前走,大家也会知道,当你拿上一个3G和2G融合的手机的时候,各有各的用处。我到欧洲,他在城区有3G的覆盖区,他叫娱乐享受区,他是多媒体的运营商,我没说我是通信运营商,到郊区就是和家里人谈话了,这不也挺好吗,我觉得将来3G全覆盖,可能也是困难,可能需要依靠其他的帮助。

  WIFI、WIMAX这些技术贯通,就是现在做WIFI、WIMAX的人可不可以说我不用移动技术,就可以做到包揽天下,我觉得他做不到,我们这是两个大的研究组在做这个事情,我们给WIFI、WIMAX也做研究题目,给3G也做研究题目,都是可以融合的。

  现在有一种说法很好,最好让用户忘掉了运营商和网络,说买个手机我得记住我这是联通的,那个说我是中国移动的,我这个只能打GSM,我这个只能打CDMA,我这个是融合的,那个是不融合的,鸡蛋好吃,吃就行了,不管用它是哪只鸡下的,不到出问题,就不去找他,这就是应用。这不是我的职业病闹的,我觉得你得想想人的自然需求。

  过去光打电话,现在和国外开一个电话会议很糟糕的,听不太清,可是有了影像,连他表情、带他的嘴形,一猜就知道他讲的什么了。

  所以,3G应用的问题,咱们再看一年两年,咱们就看事实吧。

  宋俊德:视觉方面的应用将是3G业务核心

  人70%-80%的信息依靠眼睛获得,从耳朵获得的大概只占10%—15%,其他是肢体、味觉、鼻子感受过来。

  3G将使人可以通过手持终端获取非常多的信息,相关业务会应运而生。

  主持人:宋老师讲的非常好,您刚才谈到两个方面,一个说从一个新生事物来看,您的一篇博客写的很有意思,从1G到2G都经历了很坎坷的发展阶段。

  宋俊德:新的技术出来了,要说无线通信没有用,咱们把它否了就完了。它是一步一步的,你批评它有好处,批评它使它发展得更全面,你说它贵,它慢慢想办法降价,你说它还不如什么,咱们就学。HSDPA出来了,往笔记本上一插,上网很快,很舒服,比WIFI、WIMAX差不了多少。

  我看见一句话,现在只要你的主意对,技术上是能实现的。现在我们不要去妄想生物工程,里头很多东西我不懂,可能要几十年以后才实现,但是在信息通信领域,我可以保证你出一个主意,我就可以用软件的方式帮你实现,实现这个东西有用没用,不是我说了算或者你说了算,拿到市场上,看老百姓用不用,用的话咱俩就活了,不用咱俩就得改行。

  主持人:从应用来看,实际上从人体结构性原理来看,人天生有这个爱好和需求。

  宋俊德:就像人要吃饭,人要喝水,人要信息,人要知道社会,我每天早上一定起来要看国际新闻,你说伊拉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教授,但是人就有这个需求,晚上我家有两份报纸,我一定把报纸仔细的看过去,到学校,我所有的杂志,礼拜六、礼拜天我都要翻一遍,这是人体知识的需求,这叫求知欲,假设你有这个欲望,你得满足这个欲望。3G和宽带都是应运而生的。

  主持人:人先天对画面有一种偏好,这就是对需求的满足,这个是很有意思的。当然有些专家也提到中国确实有中国特色,确实还有一部分人是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是从信息化过程来看,一方面数字有扩大的趋向,另外像网吧一样,很多青少年也从里面得到了很多信息。但是有另外一个问题,比如现在有2.5G、2.75G就够用了,我干嘛非得一定要更新的3G或者是4G,非它不可吗?还有一个理论叫适用、够用、好用,是把这个指标导引进去来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觉得3G是超豪华的一个技术吗?

  宋俊德:这个问题其实我一直在思考,研究人的需求,我曾经和实验室的同事谈,他说当时发一个文,说不让手机变那么快,因为手机一天一个模样,一个是测试困难,第二个是给用户增加负担,我们PC机也有这个问题,用着用着又来了一个新的,P1、P2、P3,各式各样的老往下翻,一翻我就得买新的,能不能维持在P1上,能不能维持在P3上,最后证明不行。

  因为是很多先进分子绝对需要最好的东西,他用着P3,你P2先不要丢,因为P2能解决的问题绝对比P1解决的问题多,这是主要的原因,但是3G跟这个不太一样,3G解决了视频的问题了!

  这是我想要的,至于你说你今天手机这么大点儿,再给它缩小一点儿,有的女孩子就喜欢小一点儿的,这就是各有所好。我给你举一个过去我们困难时期过的日子,一个人一年就给一张布票,计划经济时代,60年代,我们大家没有布,棉花不够,统购统销,一个人给你一张布票,困难的时候弄八尺,大家弄这么一件衣服也过来了,能凑合。

  后来有了化纤的就买化纤的,因为化纤的衣服穿几年不坏,后来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说我们还得穿全棉的,穿丝的,对皮肤有好处,化纤的不穿了,这是一个进步过程。这就是社会的进步,你不能约束社会的进步。

  你说我们到2G就停了,联合国也下不了这个命令,说全世界到了2G就不许再往下发展了,这是不可以的。只有说当技术本身遇到坎坷了,最近我也写了一篇文章,咱们集成电路,摩尔定律自己提出来说到2016年就差不多了,说到时候大家再去找新材料,我相信还能找新材料,是不是到2016年一定能找到。

  我做过一段集成电路,我知道它有很多优点,像砷化镓这些东西都代替不了它,现在看到了,越来越细,现在不可以再细了,这就是一个极限了,这个极限完了,再由另外一个东西代替,我并不担心,我可以说出很多让大家惊心动魄的,说到2016年我们的所有无线电就再也不会降价了,所有集成电路做的都要涨价,没有必要担心,它还会往前发展。

宋俊德:3G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

  宋俊德:3G符合适用、好用、够用的原则

  通信的投资跟其他投资不一样,通信是无形的,3G投资也是如此。

  刚开始也许不怎么赚钱,但是后头总有一个更好的业务,你就知道当时的钱是值得花的,所以运营商要有这样一个心态,舍得投资。

  用户的需求是无止境的,技术会随着需求的增加而进步,需求也会随着技术的进步而递增。过去1G、2G的发展已经证明这个道理。

  主持人:具体到每个消费者,您刚才提到每个欧洲用户,使用3G要背负1000美元。目前我们推出3G技术,会不会也面临一个性价比的问题,不符合适用、好用、够用的原则?

  宋俊德:3G发展还有它的特点,地区性,3G在亚洲比较好,在欧洲不那么明显,但是你说HSDPA欧洲可能很快,我们就来想这个原因,我觉得和文化有关系,文化在哪儿呢?日本人他一天上班、下班,大部分时间在高速车上、公共汽车或者是快速车上,他们的希望就是看报纸,在国外也能看到,他们很少有那些坏习惯,都是在看自己的报纸,也不吵架,现在就转到手机上了,这就是他们的需求,你解决了高速运行下的新闻报道,他在手机上看到了就可以上班去了,这些应用反过来对我们全球的人都有很多的好处。

  欧洲也来学,美国也在学,韩国弄的也不错,韩国Mobile WIMAX也是这样的,这个成本就看你找没找到很好的应用,有了应用大家把你积攒的钱一分摊就没有问题了。现在为什么李嘉诚说3G,在欧洲他把IP也融合进来了,你上到手机来就得给我交一部分钱。

  要相信全世界这些运营商,相信这些科学技术人员,相信他们,他们会找到降低成本、提高质量、让用户越来越喜欢的东西。你就看看这个过程,HSDPA还没有立住脚,又出来一个新的东西,HSDPA从结构上并不是成本很高的东西。

  主持人:从过去找到未来。

  宋俊德:对,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GPRS在中国移动,它们投资不小,当时他们也是反映这个东西不赚钱,但是他有第二个效益,不管你满意不满意,香港卫视或者北京卫视,在手机上面可以看到了,有一些小游戏也可以做了,所以,还是很多人用手机,所以,这个钱对中国移动来说没有白花,3G来了,带宽了,图象质量提高了,传输速度也提高了。

  刚开始也许不怎么赚钱,但是后头总有一个更好的业务,你就知道当时的钱是值得花的,所以我就说我们的运营商,要有这样一个心态,舍得投资。

  说老实话,我们在开始发展的时候遇到一个非常好的时期,因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各个地方非常落后,我们市政府都帮助邮电部门投资,让你买程控交换机,半年老本就赚回来了,每个月的月租费还哗哗的进来。

  主持人:我记得90年代的时候装一部电话是5000块钱。

  宋俊德:当时我们没有竞争,大家还有这个需求,买一个大哥大一万五,还买不到,在家装个电话还走后门,走后门一个月还得交月租费,这个时代过去了,你不能老回忆那个时代。你就得现在想我怎么样薄利多销,让老百姓都用上。政府也好,运营商也好,先把老百姓作为一个立足点,现在有一种理论是政府应该给老百姓送信息看成一种很大的政府的责任,所以现在才会村村通电话,假设不村村通电话,我看到中国电信有一张照片,一个村一个电话,十几根电线杆,你怎么赚钱,一个电话多少钱,十几根电线杆多少钱,这就是让它从不平衡走到平衡。

  最近中国移动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农村大队长拿着手机,一打电话,村里的大喇叭就响了,村长就发布命令了,你想这个村长神气了,但是这个投资,这么一连接,村里能给你花多少钱?北京部署了WIFI、WIMAX的村,那个村原先很落后,但是他们一得到信息,路子就来了,村民获利了,多赚了很多钱。

  通信的投资跟其他投资不一样,通信是无形的,农民知道这个信息了,我一堆橘子马上要烂了,我打一通电话,给他送过去,就卖出去了。这就是隐含的一些他得来的好处。我觉得3G也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宋俊德:移动互联网具有划时代意义 3G时代通信成本更低

  其实3G,叫宽带无线通信也好,或者叫宽带移动通信也好,这两个词的概念实际上就把3G,HSDPA这个系列,还有WIFI、WIMAX都包括在里面了,它就是让我们的这个技术有可能和互联网连接起来,这是它非常大的贡献。

  3G按每一个盒子所投入的成本,要比2G便宜,所以3G将来的电话费会比2G电话费便宜,传输数据要快,而且成本要便宜。

  主持人:我们说前面有一个大的背景,就是互联网、通信,包括软件、计算机,还包括内容在一块,现在老百姓的生活,一方面越来越满足,另外他的需求越来越高,越来越难以得到满足,我们现在是一个买方市场,刚才我跟史炜也争论了这一点,我是一直在研究互联网,以前运营商也是这样,一直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运营商很少考虑用户的需求跟感受。互联网恰恰不一样,从办网第一天起,他实际上是被用户牵着鼻子走的,为什么Google很牛,因为用户喜欢它,并不是说技术有多好。

  这确实是一个融合的趋势,我们也看到国内的运营商也有了这种非常好的姿态和行动,不知道宋老师怎么看?实际上您刚才谈到技术一定要通过应用的需求来拉动。我们看到移动也好、联通也好,很多运营商开始做这些方面的服务,您估计2007年,比如如果有一天3G真的到来的话,它会给普通老百姓带来什么样的应用体验?

  宋俊德:这是我要说的另外一件事情,其实3G,或者我们叫宽带无线通信也好,或者叫宽带移动通信也好,这两个词的概念实际上就把3G,HSDPA这个系列,还有WIFI、WIMAX都包括在里面了,它就是让我们的这个技术有可能和互联网连接起来,这是它非常大的贡献,1G的时候不可能,2G也不那么方便,3G的时候,一个铺天盖地的不动的互联网将变成一个移动的网。

  拿着3G的手机,走到哪里都跟互联网联系起来,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这就是靠互联网发财的例子,解决的问题太多了。我也讲过平谷村,有一个过去卖荷兰豆,中间商到那儿卖四毛钱一斤,后来他和互联网通了,一查咱们北京市几个菜市集散中心两块钱一斤,说你两块钱怎么收我四毛?通过互联网,农民获得的信息多了。

  就是说这种信息,还有医学上,治病的,还有找工作,他们举了很多例子,这件事情绝对是宽带、移动通信和无线接入做的好事情,过去我们只能坐在计算机旁边才能得到信息,而且只有计算机终端才可以,现在咱们国家说1.3个亿用户,手机用户更了不得,现在全国3、4亿的用户,要是这么多用户都用上了移动互联网,这将是划时代的。

  没有宽带无线通信,没有无线接入,他不可能把一个互联网连在全世界,跟着你的飞机、汽车、火车跑,这是不可能的。互联网的优点是无隙接入,走到哪儿都可以接入,光靠3G还也不行,光靠WIFI、WIMAX也不行,人和机器要连,物和物也要连,这些全都连起来,就是我们现在处的时代。

  所以在这个时代里头,我相信会有很多的企业,他们摸准了方向,一下就起来了,我们都看到了,很多人摸准了方向就起来了,互联网原来有多少应用,扩大面了,不是光在固定用户能享受到,拿手机的也能享受到,这就是3G要做的事情。

  你说我只许发展到GPRS就麻烦了,大家是可以做这件事,第一个质量不好,第二个价太贵,3G按每一个盒子所投入的成本,要比2G便宜,所以3G将来的电话费会比2G电话费便宜,传输数据要快,而且成本要便宜,所以你不能说我到2G就行了,不要做3G了。

  主持人:就像在一个新兴的跑道上,速度可以加快,可以获得更新的体验。

  宋俊德:可能科技的研究都有这个过程,我们从微软的软件看,版本1、版本2,两年才出来,其实中间它有各种各样的版本都失败了,失败就没出来,芯片也是这样的,它不是完美的,你要承认这个事实。但是没有中间这些失败,就没有最后的成功,我从这个角度来理解3G,不能杀掉它,杀掉它我们就不好发展了,不能下一道命令说就到2G为止,那后面还怎么发展?

  宋俊德:应让中国移动继续发展 不该杀富济贫

  从技术角度来说,3G发牌有很多因素,政府应该谨慎考虑,但是任何一个新技术都有它的时间性。

  融合肯定是大势所趋,也是老百姓的需求,欧洲早就实现移动和固定电话的融合,但我们还没有实现。

  给强大的公司弄一点难题,让他小下来,这绝对不是上策,上策应该是让他继续发展。

  主持人:我们还要转到另外一个问题上,现在对3G的讨论非常热烈,包括我们看3G的股票也是一飞冲天,现在国家对于牌照的发放,老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审慎的态度,很理性也很谨慎,因为中国的特色,最近国家也有一个发牌的思路,您怎么来看这么一个新的动向?

  宋俊德:中国的3G问题,我在博客文章里也说了,有很多不好讲的话,因为你完全从技术角度是一套思路,完全从运营商考虑又是另一个思路,要想全方位运营,全方位竞争,全业务竞争,那又是一种方案。

  主持人:横看成岭侧成峰。

  宋俊德:将来要形成竞争,大哥、二哥不要差太远,三哥是一般的经营模式,我虽然不懂经济,但是我知道基本理论,这种博弈的基本理论又是一种方案。从全世界来说有WCDMA,还有CDMA2000,还有WIFI、WIMAX,但是是不是运营商就可以完全做到市场化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我们国家强调知识产权的问题,这是很对的,我们国家不能老做一个消耗资源、破坏环境,靠大批量密集型劳动力赚小薄利,我们中国人也不笨,当然应该去赚,但是有一个过程,我们对这个东西有一个认识过程,做起来也有一个过程,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历史摸索出来这条经验,我们过去解放前的封建社会都是爸爸传儿子,不传女儿,这种专利的继承方法,要变成资本主义经济中的继承方法。

  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说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3G怎么样来做?大家现在都没有办法来说明白,因为那些最权威的人士,他说到哪个程度了。我在博客上就说他的讲话好,就是他给大家都留了一个思考的空间,你去猜,其他的也没用,比如说一个教授说了有什么用,我们有的教授胆大,说2月份发,或者发几张,说了没用。政府处理这件事情也要千思万虑,作为一个教授,我很愿意从技术角度来说,3G发牌有很多因素。

  主持人:其实很像2001年当时欧美市场3G最热的时候,我们从过去六年时间来看,中国政府这种处理方式还是很慎重的。

  宋俊德:咱们的一买二看三通过在很多时候还是有好处的,但是我还是希望3G快点搞,现在我们自己的底线都有了,2008年一定要为奥运提供3G服务,在这之前,你不做准备不行。做的准备越充分,你将来到奥运会上,那个技术表现得越好,用户反映越好。任何一个新技术都有它的时间性,这个大家都知道。你再耽误两年,HSDPA已经招呼住了,咱们的3G就比不上了。

  主持人:您作为专家是很乐观的,是希望尽早看到。

  宋俊德:我还是主张快,既然要上就快,要不然就放弃。

  主持人:去年我们也在谈这个话题,这一两年通信市场变化非常大,传统通信公司的大合并屡有发生,日子越来越难过。运营商业务也开始转型了。

  宋俊德:语音,将来慢慢发展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业务,语音需要的带宽才8K,实际带宽都有十几兆了,那么,运营商的语音收入比例将会越来越小。

  主持人:而且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像华为等公司也涉及到我们的标准问题,还有我们国家战略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有它特殊的国情,中兴也是一样。您怎么来看在今天大的环境下要转变、要融合,但是国家战略却缺失的问题?

  宋俊德:融合肯定是大势所趋,也是老百姓的需求,老百姓绝对欢迎的融合。到现在我们国家还没有实现,在欧洲实现了,移动和固定电话的融合,先不说视频,就拿着手机,很多人就记住你的移动电话号码,有些赚钱不太多的人到家就把手机关了,因为固定电话便宜一些,其实这些很容易解决,在移动当中我可以接通,我到家了,把手机放旁边,移动电话打来自然就转到固定电话上了,这不挺好吗?你走在路上也没有关系,打家里的电话又转到我的手机上了。

  其实就是一些技术上的操作,咱们现在不行,为什么呢?有一个牌照的问题,中国移动有移动没固定业务,中国联通,号称说是全业务,哪有三个业务?只有三个城市有固定电话,其他城市没有。铁通,只有沿着铁路线有GSM,再加上他们三个之间不能改号码之类的,我就说一个问题,中国联通跟中国移动,GSM可不可以合,你做了GSM融合的手机,信息放宽一点,把频道弄宽一点,老百姓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主持人:包括国家监管、促进有效竞争这块,还是没有回到以用户为核心,我们希望能借TD这个机会,重组也好,促进有效的竞争也好,因为中国实际上电信行业改革这几年,回过去看这十年来大刀阔斧,非常大的变化,比较以前的话,新的市场经济的发展。

  现在看确实有结构性的复杂的矛盾,或者说远远不够,就像我们今天的政治改革一样,因为它跟社会的步伐是完全一致的,这样来看,您也是特别希望我们有3G这么一个好的机会,更加促进有效竞争,这样能够降低老百姓的通信成本。

  宋俊德:借着3G解决了各个运营商的全业务竞争,这是最好的,借着这个东西解决了个头儿太大的,接着来个头儿太小的,我主张不要杀富济贫,不要把个头儿大的按下来,要想办法让个头儿矮的长上去,现在中国移动在世界上的品牌是非常宝贵的,我们能跟AT&T这些在世界上较量,是中国的光荣,不要给他按下去。给强大的公司弄一点难题,让他小下来,这绝对不是上策,上策应该是让他继续发展。应该在发展当中制造竞争,千万不要把这边拍下去,把那边提上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这就是我讲的对3G牌照怎么分配的一个建议。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宋教授作客搜狐,我们期待将来有更多的机会探讨更多的话题。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宋俊德 | 李嘉诚 | 软件技术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