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独家:调查非法网络电话 揭露百亿元电话市场黑洞

  虽然我们对非法网络电话市场的“繁荣”有所耳闻,而业界专家和分析人士对这一市场漏洞的分析预测已颇让人警觉,但是我们所了解的非法网络电话的现状,还是让我们感到异常震惊。明目张胆的非法生意、电信运营商“内鬼”横行、渠道组织层层渗透,在笔者深入非法网络电话调查过程中,一个非法电话的生意链条渐次清晰,而一个达100亿元的电话市场黑洞也骇然呈现出来。

  特约撰稿 雍忠玮(点击进入雍忠玮的博客

  “可以同时8部电话向外拨,不分本地或者长途,一律每分钟八分二。”2006年12月26日,在北京市北三环青云当代大厦旁的茶馆,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向记者开出了所谓“最后价码”,八分二,即0.082元人民币。

  就在第二天,我们又通过电话方式联络到湖南长沙某“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对方答应以更低的“七分四”的价格提供服务,然而,使用这种电话,还需要购买一个接入网关,需要企业能够接入互联网。

  面对面接触

  除了这两家“电话业务批发公司”,我们也找到了其他做相同业务的公司,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发现,非法电话市场的规模,要远远超出当初预计。

  为了获取第一手资料,了解非法电话市场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仅仅通过其他途径“采访获知”,我们假扮成一家“迫切需要低价电话以降低日常运营成本的小型外贸服装批发商”,分别在北京和湖南长沙,有自己的业务地址。根据虚拟公司的业务特性,我们需要长时间、高频率和位于江苏、浙江的上游生产商和批发商联系,同时,在北京和长沙之间,也需要进行频繁联络;另外,还需要有较多面向欧洲南部国家的电话呼叫。

  非法电话业务的销售经理并不认为、或者刻意回避了其公司业务的“非法性”,而是使用更时髦、也更为模糊的称呼“IP电话”。为了让笔者对其提供的电话更放心,他甚至热情地让笔者现场试用电话,以感受“话音质量、接通情况”。“我们提供的网络电话,可以拨打国内所有固定和移动电话,拨叫方式和普通电话无异,同时,如果对方是手机或者来电显示电话,也可以直接显示你们的电话号码。”该销售经理表示,“我们的这套系统,既可以和你们现有的电话绑定,也可以另行采用我们的电话,那样座机费都可以省了。”

  由于“国际电话业务尚未开通”,该销售经理表示,可以帮助笔者联系到另外的“国际业务平台”。再最后,为了确保“使用无虞”,他表示,通过网络查询时,账单会以每分钟0.15元的价格显示结算,而具体的原因,尽管记者一再追问,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无法说明。笔者质疑私营公司提供的“IP电话”,既和传统固定电话之间如何实现号码互通,又为何没有座机费用时,该经理也不能做出说明,而是含糊地表示,“我们的服务器在南方,通过网络可以接入到中国电信里面,这是有实力人物‘罩着’才能做到的事。”

  笔者就此种业务类型,征询了数家开展类似业务的公司,得到的答案也都完全类似:异常便宜的国内长途电话业务,即将开展(但是目前仍然没有开展)国际电话业务。

  于此同时,另一种单向性电话业务,也正在流行。北京某美术创意公司正在使用该种电话业务,该公司位于东四环附近的一栋商住两用楼宇中,“价格是7分钱每分钟,而且每100元钱可以充值150元,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说,相当划算,而且质量也还行,惟一不足的是它只能打出去、不能接进来。”该公司的拥有者、26岁的总经理小李说。

  小李所提到的这种电话,除了“只能打出、不能打入”之外,还需要在安装时购置“接入网关”,“一个网关700元,可以接4个电话机,也有接8个电话机的,价格是1300元。”他说。笔者试用表明,在拨打手机或来电显示电话时,显示为一系列数字号码,表明该号码属于“虚拟电话”范畴。“向我推销该种电话的公司告诉我,是有人帮他们从网通内部‘扯出个端口’来的,这种业务现在可挣钱了。”小李说。

  “除了小型企业之外,‘话吧’、街边公用电话,也是我们正在着力发展的主要市场。”张先生告诉笔者。在海淀硅谷电脑市场拥有一个柜台的朱先生如今的主要销售便是尚阳科技的接入网关,“卖设备其实并不怎么挣钱,真正挣钱的卖电话服务。”他说。在张先生处购买尚阳科技的接入网关,最便宜的价格分别可以低至560元(四口)和880元(八口),“我给话吧和公用电话的价格是8分钱/分钟,给企业的是1毛钱/分钟,当然,都还有得谈。”

  “内鬼”众多

  摸底调查的结果推翻了早前判断和专家分析所得到的结论。

  在初步分析中,分析师、专家都表示,和国外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是中国地下电话市场迅速膨胀的主要原因:通过互联网连接到国外,寻求落地,然后再通过国际电话业务接入中国电信运营商。然而,我们认为,这种操作手法无法实现如此大的IP电话成本优势,也无法让国际运营商(即使是小型运营商)获取足够大的利润空间,所以可实现程度差。

  而所有调查的结果,方向都直指电信运营商内部,存在“内鬼”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现状。笔者辗转联络到中国铁通北京一位经理,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对非法电话的背后运作,有了更为清晰的了解。

  “在内部私自开放接入端口,现象已经很严重,而且在中国联通、中国铁通内部,这种情况甚至比电信、网通更为严重。”他说。根据他的介绍,运营商网络设备维护部门的技术人员,很大程度上是非法电话得以猖獗的保护伞,“技术人员不仅懂得技术、更善于将开放端口设定得更为隐蔽,同时他们也属于管理人员,监守自盗起来也较为容易。这已经成为我们开展正规电话业务销售工作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尽管电信运营商内部,对私开端口有明确的禁止条令,但是往往在处罚规定的执行上“又很难操作”,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人员,选择以此为“新的生财之道”。

  “掌握一定技术手段和技术权力的人,会在‘外面’拥有一部分的公司股权,而后偷偷开放端口、提供接入,即使一个端口被发现后关闭了,也能够在不长时间里开放其他的可用端口。”他说。换言之,“技术腐败”正在运营商技术部门内滋生、并迅速成长。

  我们的调查显示,往往这一类“技术腐败”会寻求通过异地方式执行。例如北京地区从事该类非法电话业务的公司,往往服务器架设在外地某城市,再通过当地IDC,接入到第三个城市,再接入到运营商的语音网关,“也有一些不成熟的人铤而走险,不走第三步,而直接将服务器本地接入到语音网关,只是这样风险大一些而已。”他说。

  由于运营商在计费系统上执行的是“固定电话被叫免费”、“移动电话接听由移动运营商自行计费”的模式,这使得非法电话在跨运营商呼叫时,容易被忽略并且被追踪。“最大投入是一个端口、一台服务器,而产出则是纯利润,如此高的回报率,自然吸引人。”这位经理说。而由此产生的电信设备维护、电话线路维护,已经全部转嫁给电信运营商,而这些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既属于“隐性成本”,也属于“无效成本”,根本可以忽略不计。“最为严峻的问题是,如此的现实虽然正在发生,并且愈演愈烈,却几乎没有人管,除了中国移动,其他的运营商的网络中,都大量存在这样的情况,北京的情况好一点,但是也已经出现了,而在外地的网络中,渗漏率越来越高。”

  借东风

  中国移动之所以能够情况稍好一些,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其计费系统的完善、不开展直接的固定电话业务,以及双向计费政策的限制。

  “虽然有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实行事实上的单向收费,但是不开展固定电话业务和计费系统的完善,已经在足够大的程度上抑制了‘技术腐败’、铤而走险的可行性。”中国电信内部某技术部门管理者如此说。因为对市场销售情况并不熟悉和了解,他表示对于当前市场里的非法接入状况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有人在内部搞小动作这样的传闻确实听说过。“就我所知,中国电信在市场上也在推广较为便宜的电话,特别是在北方要和网通进行竞争,所以能够在操作上灵活许多,但是还是有很多规定,限制了他们市场人员的推广效果。”他告诉记者,中国电信业面向企业提供优惠的电话业务,“例如0.1元/分钟的电话,而且可以免除座机费。但是就我所知,这项业务的使用是有条件的,就是企业必须达到每月通话总费用达到1万元,而这只能是那些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才能‘消费’得起。”

  根据我们的调查,中国网通也有类似的政策,可以让企业免除座机费、也享受最便宜为0.11元/分钟的通话资费,然而,和中国电信类似,只有月通话费用达到1万以上的企业才能够享受该优惠资费政策。

  就在电信运营商因为公司政策掣肘,而无法使更多小型公司和SOHO办公享受到资费优惠的同时,非法电话运营者们却已经利用大产业环境带来的便利,借“中国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的“东风”,更加便利地推广其电话业务、蚕食正规商业电话市场。

  有意思的是,前文提到的从事“IP电话”业务的公司宣传彩页上,赫然印着“商务领航”等字眼,而其他大口号,诸如“中国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联盟”、“全国百强县市信息化工程”等,笔者也在其他非法电话的销售公司经理处屡有听闻。

  “商务领航”是中国电信主导的“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联盟”推动实际业务的品牌之一。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联盟本身属于“众厂商搭台、政府打乐器、中国电信唱戏”的组合,组建目的是帮助中国的中小型企业、网吧、“电话吧”实现计算机应用、OA、接入、电话等各个层面的应用,同时也实现为中国企业信息化进程有所贡献的大目标。然而,非法电话提供者们,既有效地利用了中小企业宽带接入的便利,同时也有效地利用了商务领航的口号,并最终将其落实到超低资费的“IP电话”和“网络电话”上。

  噩梦待醒

  已经有少数地区级固定电话运营商将特殊号码接入批发给虚拟运营商,而价格也相对非常低廉。例如在北京,96446、96447、96448等号码用于拨打长途虽然还高达0.3元/分钟,但是虚拟运营商所获得的批发价,不足0.15元/分钟,这意味着,虚拟运营商能够拥有超过100%的毛利率。而在长沙,根据笔者调查,同样0.3元/分钟的长途接入号码,虚拟运营商拿到手的价格仅为7分钱/分钟。

  这些还仅仅是完全合法的电信运营商长话业务批发业务,尽管不同地区在价格上存在差异。而另一些情况就不同了,例如某公司以较低价格获取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三家的电话网接入,以带宽方式计算费用,由此产生的VoIP电话,则不在计算之列,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事实上的语音电话业务流失——需要强调的是,目前,中国在法规和政策层面,并不允许非电信运营商开展电话业务、包括面向公众、以赢利为目的的VoIP电话业务。

  笔者调查发现,湖南省某县级市的几乎所有计时收费公用电话,都已经被“只能拨出、不能打入”的非法网络电话所占据,中国电信的电话通常只是一个摆设,经营者表示,这只是为了防止被工商查抄,而“不得以”增设的一个正常电话,“这个电话几乎不挣钱,也很少提供给外人打,因此有时每个月的收入还不够交电信公司费用的。网络电话就不同了,因为便宜,所以很受欢迎,人家打的时间也长,而对于我们来说,时间越长,挣钱越多,而不能仅仅从价格上来看。”即使在资费政策相对保守的北京地区,非法网络电话带来的冲击力度,也已经很明显,例如在北京火车站西站附近,也有类似的网络电话可用,而资费方式是“全国范围直拨0.15元/分钟”。

  根据我们的调查,虽然非法电话业务出现时间已经不短,但只是在寻求到“面向小型企业、话吧,以及公众电话”这片市场之后,业务才大面积开始启动。自2005年下半年从二级城市起步,经过2006年一年的发展,非法电话已经成功隐蔽性地覆盖绝大多数主流城市,并正在向北京、上海、广州最后三个禁区蔓延。同时,由于能够帮助小型企业在降低成本上取得“实绩”,非法电话(包括非法座机电话和非法网络电话)也正在迅速向三级城市,甚至发达省市的县级地区迅速扩散。

  保守估计是,一年半以来,由于运营商内部的技术腐败,“内鬼私放端口”,而导致的运营商收入损失和网络运营成本,加上市场中销售的非法电话使用的语音接入网关、网络电话,以及由此带给非法运营者的“丰厚回报”,总体规模已经接近,甚至有可能超过百亿人民币之多。然而,如此大的商业漏洞,到目前为止,仍然看不到任何将被堵住,或者运营商有所防范举动的迹象。

  评论:逆水行舟岂能不累?

  有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不善变通,成为电信运营商在推进中小企业信息化,特别是电话业务过程中存在的普遍问题。”

  运营商之间虽然有所竞争,但是整个行业性的“垄断默契”,又使得运营商们在是否尽早推进VoIP电话业务上踌躇不前——即使VoIP是未来趋势的观点,已经全球范围内得到肯定,运营商似乎也难以割舍企业市场所带来的高额利润,特别是在寻找新增长点乏力、新业务开展空有口号的阶段,放弃传统电话业务,而改以资费更低的VoIP,更是短视当前利益的运营商难以接受。而这,正给了非法电话以取胜的机会。

  几大运营商测试VoIP业务,在2006年春天就已经开始,而这项原本业已成熟的业务,却一直测试,却不见有任何推至商业阶段的消息。于此同时,甚至有过消息传出,Skype Out要在中国市场被禁行。

  另外一些消息则完全相反,例如美国的互联网电话公司SunRocket推出的某些电话业务,包括支付一定费用,就可以不受限制向35个国家无限制拨打电话,其中包括免费拨打固定电话,和以几美分/分钟的资费拨打国际移动电话。

  再例如,微软正在全球范围内构建统一通信平台,其核心之一,也是开展基于VoIP的企业语音通信,而在VoIP设备市场占据第一份额的思科,也正在着力推动基于VoIP和视频的“统一通信”概念。

  如此对比不难发现,除了电信运营商内部存在“内鬼”,导致大量非法电话运营公司的出现,中小企业、公用电话选择非法电话,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运营商刻意回避或者拖延能够给中小企业带来真正降低成本的VoIP电话业务,而这种回避或者拖延,之所以能够在市场中得以成功,根本的原因,仍然在于运营商之间仍然是行业垄断多余相互竞争。

  于此同时,过于苛刻的商业规则,也使得更多的优惠向大中型企业客户倾斜,而中小型企业的通信需求,并没有得到真实有效的关注。例如中国电信对于0.1元/分钟电话业务提供的门槛限制(每月1万元电话费),就足以将大部分“小型”企业挡在门外。

  找出并打击“内鬼”,对于运营商来说,就已经是很难解决的一大难题,而要从根源上遏制非法电话,运营商还是应当从自身业务和竞争机制上找原因,否则,即使再防漏堵缺,也很难奏效。

  既然VoIP是未来趋势,在应用VoIP最为适合的中小企业市场上,反而逆水行舟,运营商岂有不累的道理?

  采访手记

  自2006年10月下旬开始调查非法电话,断断续续的跟进,直到现在写出稿件,已经三月有余。

  对第一线的接触,和曾经的预想有所出入,而整个明察暗访过程,也显得较为有趣,接触的人也形形色色。正规军(运营商的销售经理)和游击队(非法电话销售经理)相互羡慕;公用电话老板和中关村卖语音网关的各司其职、各挣各钱,他们甚至不会认为,他们所挣的钱本身就是违法的,属于盗用国家电信资源;电信运营商的销售经理对控制语音网关的“技术内鬼”怀揣着既痛恨又羡慕的心态:痛恨其在外搞低价电话,自己业务难做,羡慕其“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得来全不费工夫”(该经理语)的轻松。

  一度以为这个非法市场只是一个小旮旯,并不会掀出什么大问题来。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在运营商内部,对于内部“黑鬼”的破坏力判断并不准确,而规模上,“技术腐败人员”更是已经多到必须重视的地步——如果只是单个人员,跨地区内外勾结、联合盗用运营网络资源,还可以看作个案的话,那么,随着大批专业从事非法电话推广的人员出现,一批专门从事该业务的公司出现,并且数量快速成倍增长时,“内鬼”就已经不再是一些人员,而会转变为一种群体了。这无疑是危险的境况。

  对于小型企业用户们来说,能够降低企业运维成本,本是好事情——而这,本应当是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联盟最应当积极努力的方向,如今,非法电话在部分程度上起到作用,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坦白说,我们并不希望单纯见到,一阵风的“针对非法电话市场的整治”,或者在电信运营婚商内部“抓出内鬼的典型”,我们更乐于见到,运营商能够根据当前混乱的非法电话市场,看到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企业,需要运营商提供哪些切实可行,且资费更有吸引力的业务,而从根本上消除非法电话的生存土壤。

    雍忠玮(博客地址:http://yongzhongwei.blog.sohu.com/

(责任编辑:陈中)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尚阳 | 雍忠玮 | 非法网络电话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