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电信重组一触即发 3G牌照发放可能为重要契机

  电信业的重组嚷嚷了两三年,一直停留在小道消息的阶段。岁末年初,重组话题再度高涨,这是传闻的又一次周期性发作,还是山雨欲来引起的“风”?

  近日,摩根大通发布分析报告称,内地电信业的重组预计最快于今年首季进行。

而摩根大通提供的重组方案是一个流传了多时的老版本:联通业务被分拆,中国电信收购联通的CDMA网络,而联通的GSM网络与网通合并。

  在过去的两年里,类似的重组版本已经是老生常谈,然而,对于重组本身的预测却不乏其合理性。从近期国资委、信产部透露的种种信息看,电信运营商的重新组合存在极大的可能。只是,重组的时间目前尚难判断。

  国资委:推进电信业改革重组

  近日,国资委先后出台了《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中央企业布局和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并上报国务院。这两份文件实际上构成了未来国有企业布局结构调整的路线图,透露出电信业改革重组的思路。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表示,国有经济将对电信业在内的七大关键领域保持绝对控制力,其中对于电信等基础设施领域的中央企业,国有资本应保持独资或绝对控股。

  而《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国有大型企业的调整和重组,促进企业资源优化配置”。其中颇为耐人寻味的一句话是:“在严格执行国家相关行业管理规定和市场规则的前提下,继续推进和完善电信、电力、民航等行业的改革重组。”

  有业内人士称,国资委是几大电信运营商的“老板”,电信业的重组也必须由其操刀。尽管可供解读的具体信息不多,但电信业首当其冲被国资委列为改革重组的重点,其中蕴含了丰富的潜台词。

  信产部:优化电信市场竞争结构

  作为电信运营商的业务主管部门,信息产业部的表态同样至关重要。而信产部高层近日的讲话,同样传达出电信业重组的信号。

  去年底,王旭东在全国信息产业工作会议上称,“2007年电信改革重点要以启动第三代移动通信(3G)发展为契机,优化电信市场竞争结构。”这一说法被市场普遍解读为,中国政府将在3G牌照发放前对电信运营商进行重组,尤其是向中国电信、网通等固话运营商发放移动牌照。

  而信产部副部长奚国华在出席中国电信集团2007年工作会议时对此作了更为明确的解释。他说,目前中国电信市场面临严重的竞争格局失衡问题,中国移动一家独大,一枝独秀,2006年电信运营业新增业务收入和利润中,中国移动占了70%-80%以上。与中国移动形成对比的是,固网运营商增长较为困难。

  “我们已经认识到移动业务的牌照发少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实力不对等,形不成有效竞争。”奚国华透露,目前,信产部正在加紧研究如何通过监管政策进行调整,如发放3G移动牌照来扭转这一格局,既要防止重复建设,又要进行有效竞争。

  发放3G牌照可能成为重组契机

  不难看出,3G牌照与电信业重组的关联度在于,要兼顾形成有效竞争与避免重复建设这一对命题,发放3G牌照前就很可能要进行企业重组。

  原因很简单,如果给中国电信、网通都发放3G牌照,再加上原来的中国移动、联通,国内电信市场将出现4张移动牌照。专业人士普遍认为,“四大金刚”争夺市场,肯定会形成过度重复建设和过度市场竞争。既要控制移动牌照的数量,又要形成有效竞争,似乎唯一的选择就是对现有电信企业进行重组。

  当然,为了扶持中国自主3G标准TD-SCDMA,中国政府也可能先发放一张TD-SCDMA标准的移动牌照,再视市场的发展情况作出后续的决定。这样一来,电信业的重组就可能会被推后,虽然最终也无法回避。

  因此,重组发生的时间目前还难以预料,业界的揣测也仅仅是一种揣测,至少决策层没有透露出任何具体的信息。这仿佛与当初人民币升值一样,一定会有一点“出其不意”的意思。

  重组方案多为理想化版本

  对于电信业重组,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无非是重组的版本。谁要拆分,谁跟谁要合并,这不但牵动着相关企业的利益,也牵动着广大用户和股市千千万万股东的利益。也正因如此,电信业的重组才显得慎之又慎。

  之前,电信业重组的版本出现过“四合二”、“六合三”等等,而眼下最热门的版本都与联通的分拆有关。联通同时运营两张网络的现状,使之成为重组传闻的核心目标,摩根大通报告所提出的版本正是此前流传甚广的一个版本。虽然早在2005年初,国资委就对“分拆联通”的说法给予了公开辟谣,但电信业重组方案一日不出,类似的传言似乎只会前赴后继、永不言休。

  然而,有运营商人士私下评论称,这些所谓的重组版本都是一些纯粹技术性和理想化的方案,而企业重组还必须考虑到许多人为和幕后的因素,中央大型国有企业的重组更是如此。这就好比是2002年的电信业大重组,中国电信南北拆分的方案并不被看好,最终却成为现实。

  此外,分拆企业与合并重组的成本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大问题。有分析师指出,分拆过程本身成本就很高,比如要将联通的两张网络和公司员工强行分开,如何划分就是一大难题。而将两家企业合并,也需要漫长的整合过程,网通整合吉通、小网通耗时多年就是一个生动的教训。同时,大型国有企业复杂的人事安排、上市公司的股权调整与股东权益处理等,都是一些棘手的问题。

  本报记者 巫伟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电信重组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