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WEB 2.0

视频互联网寻过冬粮草 粉丝幻象面临分水岭

  作者:户才和

  就在国内视频互联网为寻找过冬的粮草而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国外“最好的”互联网企业和电视巨头已经开始筹备起集体婚礼。

  2006年,北京的冬天有点冷。国内P2P领域的大多数创业者心中感觉可能比北京冬天还要冷。

2005年年底超过两位数的P2P企业从VC那里拿到了数量不等的投资(详见本刊2006年第32期《新视频时代—资本力量》)。但是之后1年的时间,VC们投资中国P2P企业的热情就像北京的气温一样起伏甚至下降。

  在VC审慎的目光面前,UGC(Users Generated Contents,即用户创造内容)、草根、原创等曾经颇为时髦的词汇也变得不再那么灵光。

  粉丝幻象

  2006年12月18日晚,北展剧场,国内知名网站Tom.com主办的“网络·娱乐·英雄会”(简称:英雄会)正在上演。

  英雄会组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线上投票结束,近两个月的英雄会前期推选和投票总数突破了5000万大关,“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2005年英雄会800多万的总票数;访问英雄会专题的用户数超过2亿人次,网友跟帖量超过150万”。

  英雄会组委会还刻意强调,在这些令人瞩目的统计数字背后,“是数百万倾情参与英雄会推选和票选的火爆网友。他们中有的是来自‘哲盟’、‘刚丝’等明星粉丝团的‘超级粉丝’,有的是众多明星歌友会的‘铁杆歌迷’,有的是当下众多选秀偶像的疯狂拥趸者如‘玉米’和‘靓粉’,还有很多无门无派、热爱自娱自乐的娱乐‘游侠’”。

  TOM在线执行董事兼CEO王雷雷表示:“2006年投票总数再创新高,充分说明英雄会所推崇的广泛参与性、全民娱乐性以及专业权威性,已经得到广大互联网用户以及娱乐领袖人士的充分认可。经过3年的时间,TOM在线‘网络·娱乐·英雄会’已经发展成为跨越互联网和娱乐领域的一大品牌盛事。”但是英雄会提供的这些信息在北展剧场似乎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北展剧场内全然是另外一番景象。

  当或草根或职业的明星们通过剧场中间的过道进入会场的时候,紧挨着过道后排的“粉丝”们不时起立呼喊着明星们的名字。但是同样这批“粉丝”给众多明星们的欢迎辞却是惊人的一致:“***,我爱你!”

  “粉丝”一词本来源于英文单词Fans(意为:热心的追随者)的中文谐音。根据英文的原意,粉丝们对于各式各样的明星们的喜爱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不过在中国,粉丝的味道已经有些异样。

  更加倒胃口的还在后面。随着明星英雄们逐个登台亮相,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从一个大袋子里不时拿出电子显示屏、喇叭、横幅等各式“武器”分发给散布在剧场内的“粉丝们”,紧接着就是这些“粉丝们”发出的大呼小叫声。

  而且,这些粉丝们几乎就是当时北展剧场内除了登台表演的明星和主持人之外惟一的声源。尽管各家电视台在播放这台英雄会的时候,电视观众们总是能够听到不断响起的热烈掌声,但是只要稍加分辨,就不难发现“这些掌声绝大部分都是通过技术手段加进去的”。

  草根VS机构

  虽然这些依靠出卖“尖叫声”获利的粉丝确切起源已经无从考证,但是这类粉丝们已经成功地为自己赢得了一个专有称号:“职业粉丝”,而且在不长的时间内职业粉丝们就已经演变成了各类选秀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和组成部分。

  时间往前推1年。2005年12月,北京中山音乐堂上演的2005年度“A8音乐原创中国颁奖典礼”暨“秋季赛”榜单揭晓晚会,就是一个佐证。

  由A8音乐集团主办的“A8音乐原创中国”大赛,号称“旨在推动中国本土原创音乐产业的发展,让更多人展示自己的音乐才华”。但就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依次上台的所谓原创歌手们的艺术水准实在叫人不敢恭维:尽管“职业粉丝们”的尖叫声不时响起,但是这仍然不能阻止几乎从一开场就有人不断离去的尴尬局面。

  跟A8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专业级歌星们在工体轮番登台的演唱会。在工体的这些演唱会上,看台上人们的掌声和尖叫声可能并不那么整齐划一,但却是发自内心的。

  “民间的草根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他们不可能从根本上取代专业机构作为音视频内容主要提供商的地位。”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说这番话的理由在于,从专业水准、制作成本以及传播渠道等角度考察,草根阶层都不可能跟专业内容制作机构同日而语。“草根阶层中可能会蹦出一两个亮点,但是要想让一个草根成为长久的明星,还是需要经过专业的训练。”

  互联网的出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除了来自传播渠道的约束,但是却不能改变草根内容跟机构内容之间的对比本身。同时由于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水平跟美国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相应地,中国UGC的质量跟美国UGC的质量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中为什么不能产生颠覆性的创新模式?”在华兴资本CEO包凡看来,“这主要是因为每个产生颠覆性技术的市场都是最领先的市场,只有当用户是最先进的时候,才会产生颠覆性的模式。”

  因此在中国,UGC不大可能成为互联网企业吸引流量的主要拉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来自机构的内容就成了中国视频互联网企业一种非常重要的替代性选择。不幸的是,视频时代互联网企业的命比起图文时代的新浪、搜狐、网易们就要差多了。通过精巧的协议设计,新浪们不但可以免费从传统媒体那里获取内容资源,更有甚者还常常要求“独家供稿”。

  威尼斯浮出水面

  “Skype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和Janus Friis现在做的事情几乎跟UUSee一模一样。而悠视网(uusee.com)的商业模式(详见本刊2006年第15期《悠视网:重走互联网路线?》早在1年前就已经开始实验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张帆在电话中用一种兴奋的声音说道,“至少在我的印象当中,这是中国互联网相关的创业企业在商业模式上第一次领先于美国的同类企业。”

  张帆在跟沈南鹏一起共同创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之前,曾经长期担任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的董事。德丰杰全球创业投资基金正是Skype的重要投资人之一,张帆本人在把Skype引进中国的过程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悠视网则是张帆在创建红杉中国之后投资的一个具备“创造性毁灭”潜能的企业。

  相比之下,Niklas Zennstrom和Janus Friis更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互联网上最大的麻烦制造者(Internet’s Biggest Trouble Makers)。此前,Zennstrom和Friis共同创建的Kazaa曾经引起了音乐大佬们的集体愤怒;Skype在以26亿美元(根据业绩情况,2009年之前可能再额外支付15亿美元)价格投入eBay的怀抱之前,更像是插入电话企业眼中的一把利剑。

  现在,Zennstrom和Friis又要开始接管电视生意了。他们手中的武器就是其正在创建并且实施的威尼斯计划(The Venice Project)。

  不同的是,这一次Zennstrom和Friis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开始寻求跟业界大佬们之间的“友好相处”。

  “电视是最强势的大众媒体。”Janus Friis接着表示,“我们正在努力实现最好的电视节目和最好的互联网之间的联姻。”在Janus Friis看来,人们喜欢电视的地方在于它上面丰富的节目内容,人们不喜欢电视的地方在于电视节目是按照固定的时间序列进行线性播出的。Janus Friis觉得自己和Zennstrom要做的就是通过互联网对电视的属性进行“存优去劣”。

  最好的电视和最好的互联网

  “频道是好的,因为它们能够对节目内容进行定义。不过今天,电视频道的设置几乎都是一成不变的,但是宽带互联网上的频道却并不受时间的限制。”Zennstrom和Friis似乎总是深谙人们内心的想法,“人们喜欢进行自由地选择和选择的自由”。

  威尼斯计划所要做的就是扩大人们的自由度:为电视节目创造一个P2P流媒体平台,一个对内容所有者、广告主和观众都有利的平台。同时,由于互联网没有边界,因此威尼斯计划将是一个全球性的平台。“尽管有些时候由于法律上的原因,内容所有者需要对内容传播区域进行限制,但是通过技术手段,他们在这个全球性平台上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威尼斯计划的技术基础是“全球索引”。(Global Index,全称Joltid全球索引软件。Joltid公司享有全球索引的所有权,Zennstrom和Friis则拥有Joltid的股权。Joltid并不在Skype-Ebay的交易范围之内。)

  Zennstrom和Friis已经在“全球索引”的基础上开发出了P2P视频流媒体层。此前,Kazaa和Skype的技术基础也是“全球索引”。“Skype基本上就是建立在全球索引通信层之上的。”

  目前,威尼斯计划正在构建一套广告系统,“它比较接近电视模式”。按照威尼斯计划设计的框架,广告收入将和内容提供商进行分成,并且“受众将和正确的广告类别进行匹配”。

  尽管Zennstrom和Friis自言都是天生的创业者,但是他们还是一直在寻求组建一支主要由一些老同事组成的管理团队来负责具体运营业务。一个来自Joltid的老兵Fredrik de Wahl已经担任威尼斯计划首席执行官一职。“eBay很了解我们,我们仍然在Skype。”Friis接着表示,“我想我们绝大部分时间仍然会花在Skype上面。”

  威尼斯计划进入的其实是一个已经有些拥挤的战场。新闻集团正计划通过其收购的Myspace来开展类似的业务。美国在线(AOL)、CBS、NBC、苹果电脑(Apple Computer)等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切了进来。

  威尼斯计划真正的对手或许不是这些已经浮出水面的巨头们,而是那些跟自己一样刚刚冒出来不久的新型创业企业,比如Youtobe、Brightcove、Bittorent、Grouper、VideoEgg、Veoh。除了Youtobe被Google收购,Grouper被索尼收购外;其余几家也都获得了资本的支持,其中Veoh获得了时代华纳和迪斯尼前任董事长Michael Eisner的投资,由David Lerman、Matt Sanchez 和Kevin Sladek等三个耶鲁大学毕业生创办的VideoEgg获得了由Maveron LLC领导的August Capital、星巴克主席创建的一家创投机构等的1200万美元第二轮投资。

  分水岭

  威尼斯计划其实很简单:自由下载和享受电视节目。就连Zennstrom和Friis自己都承认,“真的没什么复杂的”。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计划还在测试阶段,就盛传其身价已经不可思议地跟现在的YouTube处在同一量级: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用18个月才实现了16.5亿美元的身价。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选择跟以大小机构为主的内容提供商合作的路子是正确的。”在悠视网CEO李竹的眼里,“这更多的应该看作是在视频互联网领域,部分中国企业的步伐比美国企业要超前一些。”相比之下,由于受到版权、商业模式、宽带成本等因素的困扰,中国版的YouTube们则没有那么幸运(详见本刊2006年第37期《YouTube,错误的信号?》)。

  但是悠视网们同样也没享受到威尼斯计划那般的“礼遇”。Zennstrom和Friis计划拿出威尼斯计划身价中的一部分,来跟各大内容提供商达成股权层面的合作关系。这就为威尼斯计划在开局阶段就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广告模式要想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两个基本要素,一是要有足够吸引人的内容,二是要有足够吸引广告主的大量用户。

  相反,国内视频互联网企业虽然也逐渐意识到了机构内容提供商的重要性,但至少眼下还根本不可能有威尼斯计划这样的大手笔。

  以UUSee为例,2006年,其用于从视频内容提供商购买版权的支出在百万美元级别,“将来如果采用直接购买的方式的话,一年需要几百万美元”。这样的投入相对于UUSee这样的创业公司和融资额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并且,UUSee主要采用的还是跟内容提供商分成的方式,内容运营商一般要拿走收入的30%到50%。“目前悠视网主要给机构提供快捷的上传通道,并没有对个人大规模开放。”

  由于VC提供的一般都是支撑企业运转1年到2年左右所需的运营资金(Working Capital),因此2006年下半年开始,一批中国视频互联网企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融资攻势。

  UUSee也开始了计划中的第二轮融资。“对我们感兴趣的VC不下10家,其中不乏一些大牌顶级VC。”就在李竹做这番表述的时候,Tvix、优酷、爆米花等视频互联网企业相继传出获得了至少千万美元的投资,但是至今这些消息也没能够获得证实。

  跟图文时代的互联网企业一样,在真正产生利润之前,大多数视频互联网企业都得靠着VC的钱来撑着。包凡相信,“做视频互联网的创业企业,如果一年之内融不到钱,就只能卖掉或者自然消亡”。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精彩推荐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张帆 | 创业投资 | friis | zen.. | skype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