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财经 - 道琼斯 - 汽车 - 房产家居 - IT - 游戏 - 生活 - 健康 - 女人 - 旅游 - 购物 - 求职 - 邮件
新闻资讯 - 实用手册 - 网狐教程 - 硬件行情 - 软件精品廊 - 手机时尚 - 网络倾情 - 免费大全 - IT聊天中心
每日推荐
分类搜索
合作伙伴
-计算机世界
-硅谷动力
-日经BP社
-激动网
-天极网
首页>IT>>具体内容我来补充两句推荐给我的朋友

收购-裁员-跳槽:一季度生存


邹剑宇

神秘的Eric先生

“Eric·张”先生汉字名字叫张卜凡,马爹利公司前中国首席代表。2000年9月中下旬来到网易公司负责销售,11月突然离开网易,原因没有公布。12月下旬的消息是他已经进入搜狐公司,出任负责销售的副总裁,搜狐总裁张朝阳为此非常地努力了一番。

再查看网易公司财务报告,截止到2000年9月30日年第三季度营收总额达255万美元,广告营收总额为221万美元。而在张卜凡上任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网易的收入额有100万美元,在中国网络界中创造了一个“神话”。很难说这个神话就可以叫做“张卜凡神话”,但是在他任内做出如此的业绩,的确让每天苦恼于收入报告的网站的CEO们眼热得不行。

按季度生存?

在搜狐公司宣布裁员的当天,业内某资深人士谈起搜狐的策略时说:“从旁人的眼光看,裁员说明互联网的严冬还远远没有过去。中国网站,特别是上市的三大门户,都在以季度制定营运计划。”

说三大门户按季度生存当然耸人听闻,<巴仑>(Barron's)杂志按亚洲网络公司9月份的“烧钱速度”推算,新浪尚可“存活”46个月,搜狐54个月,网易则可为88个月。但是每个季度的财务报告却是一道非过不可的门槛。

“这是公司上市的弊端。一个公司没有上市之前,可以制定一个相应长期的计划,比如说1-2年,按季度催产的做法对于成熟的公司来说可以接受,但是对于中国的互联网业,不能说是拔苗助长吧,也够受的。”易趣总裁邵亦波12月28日前往美国筹备婚礼之前对记者说。邵亦波说易趣正处在从少年向青年发育的阶段,就相他自己一样。

而为拥有“中国互联网第一品牌”而自豪的张朝阳在裁员时也承认:“当品牌与商业利益无法两全的时候,肯定要为股东考虑,照顾商业利益。”

考虑到张卜凡过去的业绩,他的去留在以季度竞争的网站中简直就是一个战略问题,而不是简单的人事问题。反过来想又太危险,万一张卜凡先生从来就没有在网络界出现过该怎么办呢?

钱多还是钱少?

是不是中国门户网站提前一年去美国上市,拿到更多的现金,就能活得更好一点呢?

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说:“钱多不是好事。一些没有商业经验的年轻人手里拿着那么钱要烧,他又可能犯更多的错误。一个企业控制的资源超过了现有机制所所能掌握的范围,该拿1000万人民币的拿到了1000万美元,7000万人民币就是多余的,总成本增加而边际效益降低。”

易凯网络资本有限公司的王冉说:“网站作为一个个体,需要成长时间。就像一个小孩,可以允许他晚熟。但是不能允许一个行业晚熟。如果一个行业5年都不能成熟,就不应该这么早被催生出来。现在三大网站拥有的现金都够活3年的,在三年之内他们也必须做到赢利,再多的现金也是一样的。也许一个公司不赢利、却有足够现金支撑它活到最后,这时候其他对手都死了,行业也消亡了,它活着还有意义吗?”

ChinaRen接管搜狐?

先于张卜凡来到搜狐公司的是原ChinaRen三大领导陈一舟、周云帆和杨宁,随着三人逐渐接管搜狐市场、产品、技术等要害部门,业界被陈一舟“一振”,随即说“简直是ChinaRenTakeOver(接收)了搜狐”。

张朝阳说:“开始收购的时候,我就在公司强调要消除‘接收大员’的想法,两家的员工是平等的,当然也会是竞争的。我现在要说的是,这次收购绝对是一个正确的策略,现在我们的产品、技术和整个团队的竞争能力都大大加强。比如周云帆就把网站大部分的运营工作都接手了,我已经轻松多了。不像前些日子,什么事情都要问我。”

张朝阳针对的是有观点认为搜狐的收购是一个“同类项合并”,合并后并没有本质性的增长。而更深入的观点是认为搜狐最值钱的是品牌,张朝阳应该利用品牌开发新的业务,“比如说做中国娱乐业的第一网站呀”,但是张朝阳却在门户的路上“死不悔改”,站在门户的位置与新浪、网易殊死搏斗。谁能想象一个没有“门户”的搜狐会是什么样子呢?

张朝阳在解释李文谦的离开与当初陈剑峰的离开有什么不同时说:“目前搜狐时一个相对成熟的公司”,言下之意是一切人事都源于公司的利益,个人色彩很淡薄。但是张朝阳还要面对的是跟他辛苦创业,又在此次合并中不如意的“老同志”,虽然张朝阳说老员工都“很理解”,但是商业和人情之间的界限又岂是一个“理解”能了结的?更何况搜狐目前股价不佳,员工的期权能带来多少利益还是未知数,至少没有眼前利益。当初“与公司共同成长”的口号现在听起来有点苦涩,但这是谁的错呢?Charles·张?张朝阳没有说出来的话是:网络业是残酷的,竞争也是残酷的。

网易的答案

张卜凡走了对网易有什么影响吗?

12月28日,网易公司COO陈素贞女士接收记者采访时回答说:“互联网上的业务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单独完成的。比如一个汽车厂的广告,它也许是品牌、或者是促销、或者是服务;而在网上实现又需要技术部门的合作,‘这个汽车的照片是不是需要转动一下呀’,等等,所以我们强调的是如何‘网聚人的力量’。”“如何衔接资深副总裁关国光,特别是首席财务执行官何海文离开网易行政职务后的关系呢?”记者问。何海文以前担当的重要工作是向美国的股民、特别是机构投资者解释网易的工作。由于美国投资人不了解中国,也不使用网易,这个解释工作显得尤其重要。

“Helen(何海文)还是我们公司董事会成员,她是身体太累了,你看她最近很瘦。从2000年第三季度开始,我们就聘请了奥美公关公司作为我们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协调人,他们在中国和美国的工作班子都是强有力的。另外我们的首席执行官黎景辉先生,经常接受很多很重要的访谈,他也是向公众网易解释的主要负责人。”陈素贞说,“你看我们的股票已经好几天在三大门户之中领先了,那是因为我们第三季度的良好表现。在大盘下跌的情况下,大家都在下跌,相对值很重要。”

“做互联网比其他行业要累很多,因为从前没有经验积累呀。譬如广告行业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是有谁是大家都知道的互联网创意大师呢?说起互联网的远景,我们知道有手机、PDA、PC等等都是网络的接入设备,它们的屏幕大小、机器功能都不一样,而我们理解网络是一个内容中心,每个公司都要考虑清楚自己在这个结构中扮演什么角色,做什么生意。有了很多想法之后,如何执行出来,需要的是创造力。”陈素贞说,随即她展示了她的手机收到的一个会闪动的圣诞树图案,“这比原来简单的一行字‘圣诞快乐’好多了——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丁磊是公司创始人、而何海文、关国光是上市期间的领导人,您和黎景辉先生是网络实用运营的领导人呢?”记者问。

“可以这么理解吧!”陈素贞女士笑着说。


(2001/01/09,13:11)
首页>IT>>具体内容我来补充两句推荐给我的朋友

Copyright © 1998-2001 Internet Technologies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