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工商 - 房地产 - 影视 - 音乐 - IT - 游戏 - 求知 - 求职 - 女人 - 道琼斯 - 购物 - 免费邮件
IT新闻 - 实用手册 - 网狐教程 - 硬件行情 - 软件精品廊 - 手机时尚 - 网络倾情 - 热点追踪 - 免费大全 - IT论坛
搜狐IT频道
- 新闻专区
- 网狐教程
- 热点追踪
- 实用手册
- 网络倾情
- 硬件行情
- 软件精品廊
- 手机时尚
- 免费大全
   
合作伙伴精选
- 计算机世界
- 互联网周刊
- 中关村在线
- 日经BP社
   
相关资源
- BBS-IT茶馆
- 免费资源
- 计算机与互联网
- 道琼斯报道
- Internet宝典2000
首页>IT>互联网周刊>具体内容我来补充两句推荐给我的朋友
参加CNNIC调查,请支持搜狐
点Com速度谈:疯狂的蚂蚁

仿佛大雨前的蚂蚁,身处硅谷的人们在疯狂地忙碌着。他们的脸上往往凝聚着焦躁或忧虑,拎着笔记本,穿梭在最能产生效益和动力的土地上。

在加速策略是影响下,人们的思维变快了,行动变快了,语言变快了(唠唠叨叨地像急躁的老人),但生活却变坏了:.Com的员工们工作在因特网上,也生活在因特网上,工作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模糊了,有不少人患上了“硅谷综合症”。

人的适应性

这群忙碌的蚂蚁们的暴富经历正让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神往,这种气氛和快节奏正向全世界铺展,包括中国。世界处于网络淘金的热潮中,但有三位人类学家依旧保持着某种冷静。他们关注着硅谷人的生活、工作和思维。他们是51岁的ChuckDarrah、46岁的JanEnglish-Lueck和63岁的JamesFreeman。他们在硅谷已经延续了十年的人类学研究,研究的对象从公司的项目经理到路边店面里的美发师。这三位关注人类命运的科学家接触了来自Adobe系统公司、苹果电脑公司、Cisco系统公司和惠普公司的几百名雇员,对其工作、家庭、身份和社交范围进行了研究。

三位人类学家的一个研究项目是考察带有孩子的硅谷双职工家庭的行为。该项研究涉及了13个家庭,目的是要了解硅谷地区的工作和生活对一个三口之家的丈夫、妻子和孩子的影响。这三个人耐心十足,观察一个家庭的行为就要耗费170-200小时,他们甚至要陪同被调查儿童上学。

几年实地研究带来的新发现使这三位科学家如获至宝。研究发现,在硅谷工作的人普遍感到压力和焦虑,这是一个发现;另一个重要发现是,这些硅谷人似乎完全适应了这种工作和生活方式,适应了那种压力和焦虑。当你去调查一个在硅谷的忙碌者,他们会很自然地跟你说:“我是有了变化,但是我还感到很快乐。我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我喜欢我的工作、同事和孩子。”研究表明了人类对社会环境惊人的适应能力。

研究还有另外一些发现:一是企业发展的步伐明显变快(不少公司甚至在一两个月内就会推出一个新产品);另一个是除去公司在一个业务上的迅速发展外,在一个资源和机会都十分丰富的环境里,人们表现出的是永不满足的欲望和什么事都想做的贪婪。

应付快速工作的方法

如何在一个急速工作的时代能做得更有条理?这是很多人关心的。

一个办法就是将大块的工作化整为零。这种办法特别适用于会议众多的.Com公司:一个需要1小时开的会,最好能分解成一些能在走廊或停车厂里进行的简明扼要的交谈。与此类似,以往需要大块时间集中处理的事情,最好能分散成全天、几天或几周完成的一系列小事。

“将每件事打碎可以随时可以轻易处理的小事,是个很好的策略,”人类学家Darrah这样解释说,“人们抓住每次机会而使生意亨通,就是要不使每一分钟都白白流走。”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化整为零”的策略本身就是个挑战。人类学家们研究的结果是,对于一件事情的完成,渴望能被最少地打断,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谁都会这么想。但网络时代的残酷性使这一“美好”的愿望往往难以实现,因为如此不被打断的连续工作时间只能在家中才会出现。——但在家里,你不需要和亲人温馨一下吗?(尽管,家与工作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被“雇佣”的家庭

不论你愿不愿意接受,作为一个网络公司的雇员,家庭生活和工作日正在相互渗透。在单位时,你会收到丈夫、孩子、妻子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另一方面,你会在家里讨论工作,此时你的妻子会成为你的无偿顾问。“经常是这样的,你的公司不仅雇佣了你一个人,还雇佣了你的整个家庭——这个团体的所有知识和技巧,”人类学家English-Lueck说。

还不仅如此,工作会渗透到个人的生活中,而且,在工作期间养成的习惯、做事方法、说话方式等也会带回家中,对家庭产生影响。特别是在硅谷地区的家庭,他们的谈话方式、处理家庭事务的方法等,都带有严密的工作管理的痕迹。

实际上,硅谷地区的居民一直就试图画清家庭与工作的界限,“不要在家庭餐桌上谈工作”、“别在床上工作”等等都是一些家庭信条,但这些规则很容易被打破。

于是,很多人故意不在家里装电脑或把笔记本带回家;有些人则故意住得离单位远一些,想用路上的时间洗刷工作的疲惫和不愉快。但所有这些做法都显得无济于事,.Com公司或者说互联网时代就是这么残酷。“你也许不会把你的鼓鼓的公文包拿回来,但工作都在你的脑子里,你会一直想着这些工作,”English-Lueck说。

结束语

中国自古就有将人做蝼蚁的比喻,叹息的是忙碌的人生。的确,自古而今,人始终在为自己的生存忙碌着。外国的人类学家有一种“闲情”去研究硅谷人的生存状态,也许是因为在计算机、网络出现前,美国人的生活太过遐意和轻松了,忽然紧张起来,才会得“硅谷综合症”一类的富裕病。

但中国人的遐意生活或许在唐朝就结束了,接下来一直是在苦命地挣扎着,直到网络的绳索穿过来,人们也不会觉得太累,只是隐约着有一种希望:期待着信息技术革命能带给中国再一次唐朝。

(到今天,“点Com速度谈”大致算谈完了。但愿这借助了不少国外现成资料、又带点闲谈性质的文字,能给“奋战”在网络战线的大侠们一些帮助和启示。真的希望中国的信息建设步伐快起来,——尽管,这不仅仅是一两家公司的努力。)(张帆)

相关文章
点Com的新机会

( 2000/06/02,14:07 )
参加CNNIC调查,请支持搜狐
首页>IT>互联网周刊>具体内容我来补充两句推荐给我的朋友


Copyright (C) 1998-2000 Internet Technologies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